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美肉音乐老师】【作者:黑暗大虫】
【美肉音乐老师】【作者:黑暗大虫】
字数:700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小小的K歌厅内弥漫着淫糜的气息,暗红灯光打出一个在男人堆中不断蠕动的雪白肉体,这个女人仰面躺在正对着电视的玻璃茶几上,而圈形沙发边上或站或蹲着六个男人,几乎将赤裸的女人围得密不透风,以至于女人白嫩的大腿只能从男人的腿间伸出紧密的包围网,汗水顺着光滑的皮肤滑到脚尖,又从不断颤动的脚尖落到桌面上,堆积成闪亮的水洼。

  「啊,呵,啊啊,啊……」在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中,女人嘴里塞着一支火热的肉棒,她另一条白嫩的长腿被高高抬起,搭在另一个男人的肩膀上,双腿分开快160度,这样完全露出下体淫荡的玉道口与菊门,两根肉棒正一前一后抽插着。

  还有两个男人俯下身去迷恋地亲吻捏弄着她高耸的乳房,最后一个男人抓住她高高抬起的玉足吻个不停,膝盖有意无意顶着她的腹部,正好是子宫的位置,感受她柔韧腹肌的不断收缩与松弛。

  「啊!啊啊啊啊,快点!快点!」进攻女人喉咙的男人加快了速度,其他男人也逐渐加快频率。

  被汗水打得湿滑的美丽肉体迷醉地跟着快速扭动,好像被男人围住的泥鳅般,水蛇腰汗津津地疯狂上下摆动。

  晶莹的液体不知道是汗珠还是淫液四下飞溅,包厢内的温度骤然上升,几乎将男人和女人熔化。

  「哗——爽呀!」终于有男人尽情将精液喷射进依然在扭动的雪白肉体内,然后是第二个,第三个。

  当抽插肛门的肉棒拔出时,大量白色液体从红肿无法闭合的菊门溢出,混合着阴部流下的大量淫水、精液混合物直淌到玻璃桌上。

  男人们舒服地倒到身后的沙发上,心满意足地发出长叹:「老师真棒啊!」
  「是啊,老师真是太棒了,这样都挺得住!」

  而中间桌子上的女人依然扭动着白嫩的肉体,发出短促的喘气声,在男人们的目光当中,女人又痉挛了。

  在桌子上好像触电般不停地抽动,然后整个肉体都活蹦乱跳起来,仿佛垂死挣扎的鱼。

  从今天早晨被六位学生轮奸到晚上,徐老师已经痉挛了三次,第一次是在电视机边,第二次是在那个巨大空荡荡的墙体内嵌式玻璃金鱼缸前面,第三次和这次都是在桌子上。

  刚才一直吻徐老师玉足的赵明比较胆小,他担心地问:「这样不要紧吗?徐老师她……」

  带头的王刚恶狠狠一摆手,怒道:「我都跟黑暗大虫公司买断她了,一定要玩到死!」

  赵明往沙发边上挪了挪,他有点不敢看桌上痉挛挣扎的女人。

  宋大庆放下啤酒,笑着站起身,对赵明说:「你小子不明白,这时候女人最好玩,不信?我前你后插插看就知道了!」

  王刚喊了声好,几个少年人又兴致勃勃站起来强行按住桌子上弹动的肉体,宋大庆一手抓一只女人的脚踝,肉棒猛然洞穿女人的玉道口,然后塞住不放出来了。

  他闭上眼睛,极舒服地赞了一句:「爽啊……」

  赵明将信将疑地将肉棒插进女人的菊门。

  没想到刚插进去,女人的肠道猛力收缩将肉棒紧紧包绕,痉挛的身体每一块肌肉都在抽动收缩,赵明感觉女人肠道前所未有的紧,里面滚烫得吓人,随着痉挛极有弹性地伸缩,好像是女人用体内柔软的嫩肉在拍打着肉棒。

  「爽,真的好爽!」

  原本小心翼翼的赵明宛若癫狂,大呼小叫,之前都玩弄过痉挛女体的众人哈哈大笑。

  女人翻着白眼,而插入她下体两个洞穴的男人则开始艰难的抽插,她那里实在太紧了,男人们像拔河一样前后撞击着她的小腹和屁股,王刚则用力拍女人颤抖的硕大乳房,大声喊:「老师,舒不舒服啊?」

  赵明觉得包围肉棒的滚烫嫩肉收缩得更紧了,有节奏的拍打也更加猛烈。
  宋大庆则觉得自己的肉棒好像要被这具雪白的肉体吞没一般,仿佛女人下体有张小嘴,在使劲吮吸着自己的肉棒。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我出去了!」

  又有两股热气腾腾的精液冲入女人肉体深处。

  女人咳嗽着,香舌都滑到嘴边还不知道,任由口水滴落桌面,身体在桌子上不停颤抖,双腿分得极开却再没力气合拢。

  男人们都倒仰在温暖的沙发,喝啤酒补充着体力,笑嘻嘻看仰面躺倒在冰冷玻璃桌上的女人逐渐虚脱。

  「叮咚」。

  包厢的门打开,一只戴狗环的美女犬四足着地爬了进来,她是这里的服务员,黑暗大虫公司的产品,美女犬很专业地以M字形分开双腿露出阴部,双手举到胸口,以甜美声音说:「主人们,肉玩具的清洗时间到了,请帮忙将肉玩具抬上传送架好吗?」

  少年们站起来,七手八脚将桌子上的女人扶起,美女犬过来将女人的四肢铐到从屋顶垂下的机械手臂上。

  机械手臂「滋滋」地分开,将女人四肢拉长到无法挣扎的极限,呈大字形,然后开始整体平移,将女人送进墙上内嵌的巨型金鱼缸。

  这边美女犬开始用嘴帮少年人们清洁下体,王刚是自己跑到隔壁配套的浴室去冲淋,其他人则一边享受着美女犬的服务,一边笑嘻嘻盯着墙上的巨型金鱼缸。
  说是巨型金鱼缸,其实是透明玻璃的展览室,有机械手臂安装着清洁液、灌肠液和毛刷等伸出来在冲洗奄奄一息的女人,这样肉玩具的清洗过程都会被玩具主人们看到。

  铐住四肢的机械手臂带动女人整体翻转,以便全方位地清洁这个浑身上下乃至内外都是精液、淫液的肉体。

  为了不让玻璃起雾影响玩具主人们欣赏,使用的都是冷水,当冰凉的灌肠液注入女人体内时,连垂死的女人都清醒过来,挣扎地仰起了头,痛苦呻吟了一声。
  然后是强心剂注入。

  半死不活的肉体仿佛被挖掘出剩余的生命力,随着强心剂的效果显现,虚脱状态逐渐消除,女人不再痉挛了,羞耻与悲伤也重新回到她的脑海中。

  当然,无论是生命活力还是羞耻感,都是为了肉玩具能更好地让主人玩弄而已。

  清洗完毕,暖风机吹出暖洋洋的风,吹干女人头发的同时也让她悲伤的肉体松弛,机械手臂将依然喘息的女人悬空平移出玻璃展览室,美女犬四足着地行动迅速地上去帮女人补妆、整理发型。

  此时王刚也回来了,大家喝着特制的补充体力饮料,在K歌台上点播电影,刚才大家点播的是「鬼畜轮奸系列」,完全运用在了可怜的徐老师身上,现在,王刚提议:「不如学习学习凌辱暴虐系列吧?」

  大家轰然称好,这样可以继续玩弄徐老师,让她再次痉挛,等回复后接着轮奸。

  美女犬爬到小吧台后面,赶紧取出各种工具:麻绳、鞭子、蜡烛、榨乳机、灌肠器、导尿器、电击器等等等。

  还是赵明不大放心,他小声问:「我们这样……如果,如果她死了,那……
  那没事吧?「

  美女犬笑着回答:「请主人放心,我们黑暗大虫公司是有信誉保证的。王刚主人已经彻底买断这只肉玩具,她现在是你们的所有物,在玩乐中损毁、消亡乃至食用都无所谓!只要主人们随心所欲,尽情尽兴!」

  被机械手臂悬在一边等待悲惨命运的女人喘息着,看电视上那些很可能就是在这个房间拍摄的画面,那些同样命运的女人惨绝人寰地啼叫,心底弥漫上巨大的悲伤。

  谁知道呢?昨天下午,这六个吹萧课不合格的学生还被她带到家中补课,那个富家子弟王刚说话轻浮、调皮捣蛋,她仅仅稍加训斥,没想到就落到这样的下场。

  其实,被训斥仅仅是个导火索,对美丽动人又充满尊严气质的徐老师,王刚已经在心里幻想了许多方案来强奸她、折磨她直至死亡,看这种严厉又美丽的女老师被凌辱至死,真是种人间难得的快慰。

  王刚父母长年在美国经商,王刚的哥哥比较会读书,也留学到了美国,只剩下王刚一个人在国内,住着沿海区的巨大空旷别墅,平常只有保姆相伴,他偶然翻到与老爸有业务来往的公司,里面一份夹带着照片的文件深深吸引了他。
  照片是实拍的,上面主要人物明显是老爸和他以前的女秘书,那个留着短发阳光灿烂的小秘书,王刚初中时见过她几次,特别迷恋她充满知性的笑容和修长白皙的大腿,还有高跟鞋踩踏在地板的声音尤其清脆。

  但是后来听说她长期没来上班,自动离职了。

  第一张照片上这位女秘书依然穿着黑色套裙、丝袜高跟鞋,但是嘴里叼着猿羁,双手绑在身后,从黑色短裙下伸出三条绳索连到后面的马车座位上,老爸就高高坐在上面,挥舞着鞭子像赶马一样鞭笞她。

  她痛哭流涕,漂亮的脸蛋因为悲伤格外美丽,短裙里失禁的尿水顺着大腿内侧流下,染湿了丝袜,淌进高跟鞋中。

  第二张照片上女秘书身体被对折起来,大腿架到肩上,双脚强行别到脑后,美丽的脸与淫水横流的阴部近在咫尺,她满脸绝望地盯着自己红肿的菊门喷射出灌肠液,甚至有淫秽的液体溅到她脸上、口中,此时她的小嘴、淫穴、菊门几乎在同一条线上,仿佛她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在于这三个流水潺潺的洞穴,只是有三个淫荡洞口的雪白肉体玩具而已。

  第三张照片上女秘书被截断了四肢,剩下的躯干更像块鲜嫩的肉团,她被放置在两根金属柱子上,一根插淫穴,一根插菊门,还有导尿管深入她体内,将金黄色的尿液源源不断导引出来,像损坏的自来水龙头一样潺潺直流。

  此时她与其说是人,不如说更像动物,或者供人泻欲的玩物,没有手脚,她只能等待男人们的幸临,她张开嘴,吐出香滑的舌头,不停地扭动腰肢,淫荡地四下勾引男人。

  ……

  然后,就再也没有关于她的资料了。

  大概最后是死了吧?或者在男人们的轮番暴虐玩弄下死去,或者在久久得不到满足的欲望中悲惨消亡,没手没脚的肉柱根本就是纯粹的肉玩具啊。

 王刚也是从这份文件上得知黑暗大虫公司——「我们能实现您心底最黑暗的
  欲望!「

  而高中时遇到音乐徐老师,这位新婚不久、意气风发的28岁美女老师整天挂着灿烂的笑容,因为爱情的滋润身体愈发地肥美性感,在王刚眼里,她穿着丝袜高跟鞋走路简直是趾高气昂,嗔怒时的微红脸蛋简直令人发狂。

  据说她读大学时还是游泳队选手,拥有完美匀称的身材,长期锻炼富有弹力的肌肤下蕴涵着过人的耐力。

  这种美丽又性感的女人,应该被凌虐到崩溃、折磨到凄美地死去!娇嫩的花儿就该有这种下场!

  王刚从初中看到黑暗大虫的文件开始,心底就已经被种下邪恶趣味的种子,随着18岁成年,他越来越强烈地想要把脑中的幻想实现。

  积攒了一年的零花钱,因为父母对独自留在国内儿子的愧疚,王刚每月的零花钱可不是小数目,他终于凑够黑暗大虫公司的价码,将性幻想对象徐老师变成肉玩具的同时,他也将这个新生的玩物彻底买断。

  昨天下午在被徐老师训斥之后,他连夜与黑暗大虫公司签下邪恶契约。
  第二天清晨,穿戴整齐准备上课的徐老师走上那辆居然提早开来的空荡荡的「学校班车」,突然有奇异的香味传来,接着失去知觉。

  上午,外表是K歌厅的黑暗大虫公司分处开来辆小货车,货车上拉着一个电视机的包装大纸箱,歌厅经理还礼貌地请两位装卸工人帮忙搬纸箱。

  等到纸箱放在白金VIP豪华包厢的桌子上时,王刚与五位铁哥们已经忐忑不安围坐在沙发上了,拿工具刀小心翼翼地划开包装胶带,首先露出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,然后是蜷缩在纸张箱内的徐老师。

  和往常上课一样的穿戴,蜷成一团显得原本就丰满的屁股更加鼓胀,仿佛要把浅灰色的裙子撑破,而圆滚滚的大腿包裹在丝袜内,灯光下显露出格外性感的光泽——徐老师,以前只能性幻想的对象,如今却像只乖乖的宠物般软绵绵蜷缩在眼前。

  当时六位少年人下身坚硬无比,迫不及待把手伸向纸箱,搞得坚固的纸箱都碎成几片,徐老师也是此时惊醒,她惊呼自己学生的名字,王刚给了她一巴掌,然后开始有人狠狠地揍她,柔软的小腹不知道挨了几拳,衣服、袜子都被野蛮地撕碎。

  之前少年人就被告知:「这个包厢是完全隔音的,里面和外面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,在里面你们就是至高无上的王,可以随意玩弄你们的玩具,没有任何人可以干涉你们。」

  长达一天的轮奸就此开始。

  六个少年人都处在精力旺盛无处发泄的年龄,加上刺激新奇的「玩具」,个个都是干劲十足,谁也不愿输给谁,一天下来徐老师被折磨到痉挛三次,几乎一刻不停地在被轮奸,下午逐渐意识模糊。

  晚上第四次痉挛,终于连曾经的游泳队选手徐老师也虚脱,奄奄一息,然而却被注射了强心剂,连带体内剩余的生命活力也被挖掘出来。

  现在,取代那些热乎乎的肉棒,剧烈震动的电动阳具发出的嗡嗡声充斥了整个房间。

  情趣油被涂抹整个身体,在微红的灯光下,女人皮肤表面泛起妖异的光泽,这种油让女老师的皮肤更加敏感,尤其是原本就鲜嫩敏感的乳头、私处、菊门,油被恶意地灌进去许多,更是敏感百倍。

  宋大庆拿一根羽毛轻轻拂过女老师高耸的乳房,女老师整个身体跳动起来,少年人们赶紧按住她,她感觉那根根本不是羽毛,而是电枪,划过的地方好像电流通过般在灼烧、辐射到全身仿佛电流在翻滚在激荡。

  「啊——」女老师悲惨地叫。

  王刚拽着头发捧起女老师的脸,看她原来充满尊严的美丽脸蛋写满痛苦,十足凄美得令人心醉,他又惊又喜:「太好了,没想到这些药这么有效!」

  「先让她看看威力!」李建拿一只嗡嗡作响的电动阳具触到玻璃酒杯,厚实的玻璃酒杯居然经不起剧烈颤动的电动阳具,噼啪碎裂。

  「不……不……」女老师别过脸去不敢看。

  少年人感觉到手下的女老师身体在害怕地颤抖,都是哈哈大笑,宋大庆往她下身捞了一把,满手湿滑的淫水,不禁笑道:「老师,原来你是这么淫荡,看到电动阳具高兴得直流水!」

  王刚大喊:「一起上!」

  十二支电动阳具齐刷刷伸上桌子上仰躺的女老师。

  「不要——啊——不要啊——」女老师撕心裂肺地惨叫,挣扎着扭动着油光润滑的身体躲避电动阳具。

  从桌子上翻滚下来,重重摔到地上,然后少年人哈哈大笑着不肯放过她,电动阳具直追着她,让她像负伤的动物般亡命翻滚爬行。

  修长的美腿踢蹬,其实踢到少年们身上已经软绵绵的并没有什么力气了,玩弄毫无反抗能力的女老师令少年们心情大快,电动阳具更加用力地往女老师敏感部位戳弄。

  摇晃着雪白的肉体,女老师连滚带爬地扑到门口,使劲拉着门把,沙哑着嗓子喊救命,尽管一天下来的教训告诉她这根本是徒劳的,但她已经失去时间的观念,柔弱的逃亡纯粹求生的本能表现。

  电动阳具逼迫并没有放过她,对着她雪白的背部、肥美的屁股发动攻势,她只能放弃门口,挣扎着爬向小吧台底下……

  少年人见状哈哈大笑,在王刚的提议下玩「街头篮球」,六个少年人分成两队,相互比赛用电动阳具驱赶女老师,如果女老师爬进小吧台底下就甲队胜利,如果女老师钻到电视柜下就乙队胜利。

  大家都是摩拳擦掌,女老师好像白嫩的活体篮球蜷缩在地上,喘息着,悲伤地听着少年们的计划,接着是残酷地执行,当然,残酷仅仅对女老师一人而言,少年人们可是兴奋异常。

  比赛激烈地进行了20分钟,女老师从开始的惨叫翻滚逐渐变成呻吟爬行,少年人们却是越来越玩出乐趣,兴致高昂地大喊大叫,驱赶女老师在地毯上继续亡命奔逃。

  高潮部分是女老师被电动阳具戳着菊门驱赶过中场的时候,她终于脱力失禁,抽筋的美腿颤抖着,地毯上被拖出长长一条颜色浓重的尿液痕迹。

  「老师,您尿了呢!」宋大庆用脚轻轻踢着女老师剧烈起伏的小腹,开心地笑着。

  「哈哈,老师需要别人帮她尿尿呢!」李建跑上前,双手抱住女老师的大腿弯,好像抱婴儿撒尿般将女老师端起。

  宋大庆戏谑地吹口哨。

  女老师浑身无力地任由李建搂抱与羞辱,但是下身尿液根本无法控制地流淌更令她羞耻万分。

  这个场面让王刚想起初中时刻骨铭心的照片,那个被当成马般鞭打拉车的女秘书——她的尿液顺着大腿内侧直流进高跟鞋里,漏出来的在地上洒成一条湿漉漉的线。

  「我们玩骑马吧?看老师的腰,完美的S形,好像等待别人骑上去似的。」
  王刚放下电动阳具,又提出新玩法。

  「是呀,老师的身材真是很淫荡!骑起来应该好玩!」宋大庆赶紧符合,其他已经在喝啤酒的少年人们又被燃起性趣。

  「老师,如果您让我们每个人骑两圈,然后在原地模仿马上下左右振腰各十次,我就收回之前的话,放您回家。」王刚托起女老师凄美的脸蛋,说完这些话,又郑重其事地补充一句:「当然,前提是您保证和我们一样,彻底忘记今天的事,您看可以吗?」

  女老师接近空洞的大眼睛里突然迸发出希望,她着急地赶紧点头。

  「很好,大家骑老师吧!」王刚挥手大喊。

  大家都是欢呼,王刚第一个反身骑上女老师的背,女老师颤抖着手四肢着地,承受着背上少年人的重量试图往前爬行。

  但是被轮奸一整天又被像篮球般剧烈折磨的女老师早已脱力,王刚才拍打了一下她肥硕的屁股喊声「驾——」,她就整个人瘫软到地上,差点摔坏王刚。
  「草!这什么马?」王刚怒气冲天地要踹缩成一团在地上哭泣的女老师。
  旁边陈文赶紧拉住王刚,说:「我看老师是真没力气了,还是想办法增加她的力气吧!」

  宋大庆沉吟道:「再打一针强心剂?」

  陈文笑答:「不用,我看那些虐待用品里有电击器,电击连垂死的人都能救活过来,让老师恢复体力岂不是小菜一碟?」

  「是啊,电击没玩过呢!」少年人们又有了兴致。

  各种不同类型的电击器,锡箔纸贴式、鳄鱼夹式、阴部探入式、肠道深入式等等五花八门,被少年人们安装到微微发抖的女老师身上。

  宋大庆调着「凌辱暴虐系列」节目单,调出电击女体的电影,然后指着大喊:「玩电击要先把女人绑好吊起来呢,大家快看,这个女人被电到流尿拉屎呢!」
  大家赶紧围过去看,电视屏幕上一个女人被悬吊在半空,几个男人调节着电源强度,女人身体随之剧烈跳动,下身甩出金黄色飞溅的尿液,好像挂在钩上活蹦乱跳的鱼。

  「就这样玩!」王刚点点头。

  美女犬闻言立即爬过来,四脚并用爬上小吧台,按动开关,屋顶有悬挂的钩索装置自动降落下来。

  全身安装了不知道多少电击器的女老师被拉起身,手绑到头顶,用绳索吊着。
  美女犬嘴巴叼了一个遥控器给王刚,这个遥控器可以控制钩索上升下降,还可以旋转。

  大家哈哈笑着,看盘腿坐在地上的女老师逐渐被绳索吊成直立,接着是脚尖勉强点到地面。

  王刚把高度固定在这里,围着身材被拉得更为修长的女老师转了两圈,兴奋莫名。

  女老师被吊起微微喘息,整整一天她终于有站起来的机会,否则都是躺在自己学生的跨下,可是站起来更加屈辱,好像肉摊上悬挂的猪肉,手被绳索勒得发疼,而脚尖点着地面久了又酸又麻。

  「开始电击!」王刚猛然一挥手,少年人们坏笑着扭动手里的电击器开关。
  被悬挂的女老师惨叫一声,双脚离开地面,再也管不了手部那点疼痛了,雪白的大腿痉挛地蜷缩起来,肉体在半空晃动。

  「瞧,刚才还没力气呢,现在叫得那么大声。」李建哈哈大笑,更加大电流。
  「等等,我们不要一直电她,要电一下,停一下,让她捉不到规律。」陈文又建议。

  王刚两眼放光,点头道:「对,对,出其不意、攻其不备!陈文看不出你小子真狠!」

  电流瞬间消失,女老师张开嘴大口大口呼吸,喉咙底发出嘶嘶的喘息声,胸口剧烈起伏,两团雪白的乳球上下跳动,她一只脚点回到地面,而另一条腿却神经质地依然蜷缩着。

  陈文走到女老师面前,说:「对不起啊,徐老师,是您鼓励我学医的,您说我学医有天分呢,现在就见证给您看。」

  女老师眼睛里充满痛苦与愤怒,但是不等她回话,比刚才更剧烈的电流穿越她的身体。

  她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号,整个人跳起来,被绳索挂着不断扭动雪白的身体。

  涂抹增加敏感的情趣油让她的身体敏感百倍,而那些电击器无一不是附着在
  她乳头、腋下、肚脐、小腹、腹股沟、阴道、直肠、腿弯、脚心这些女性原本就
  很敏感的地方。

  电流的冲击原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忍受,更何况一个被轮奸整天虚弱又敏感的女人?

  在她几乎昏厥过去的瞬间,电流停止了。

  刚喘口气,松下紧绷的玉腿,电流又猝不及防地轰击全身。

  女老师悲号着、跳动着,根本停不下来。

  「哈哈,瞧老师,多像在舞蹈?」少年人们兴奋得像群逗弄着肥美猎物的狼。
  「徐老师,您在上音乐课呢,这样的舞姿真是棒呀!」少年人们羞辱着美丽的老师。

  电流冲击带来的女体弹动并没有因为她昏厥失神而停止,因为少年人发现只要加强电流,肉玩具就会继续凌空舞蹈。

  后来,王刚还拿起鞭子抽打赤裸的女体,将白嫩的肌肤打出好几道血痕,宋大庆则「好心」地用蜡烛帮女老师的伤口愈合。

  原本是想看女老师再次失禁,屎尿齐出的羞耻场面的,但是女老师浑身汗津津的,腹内的尿液都已经排空,于是陈文提议给女老师灌肠,再用导尿管反导大家的尿进女老师膀胱,菊门用肛门塞堵起,继续电击,看女老师什么时候能爆发将肛门塞突破。

  大家嘻嘻哈哈地撒起尿,收集了,用来反灌进女老师的膀胱,还有灌肠,多余直接让女老师喝掉。

  美女犬紧张地调配各种灌肠液,其实少年人哪里懂得什么灌肠液有什么功用?
  他们觉得名字好听就随便要一种,1000毫升、2000毫升乃至4000毫升地不断用针筒、用压力灌肠机注入女老师体内。

  然后继续电击,看女老师在空中弹跳的时候突然下身大爆发,肠液、淫水喷得满地满墙都是,场面极淫荡又极壮观。

  这样断断续续地电击、灌肠、再电击、再灌肠,也不知道过多长时间,直到可怜的女老师下体喷出血。

  「王刚,老师的屁门流血啊!」宋大庆摸着女老师微微颤抖的肥美屁股,看到她大腿内侧触目惊心的血迹。

  而此时女老师整个人已经像死鱼样被吊着,最近的几次电击都不能令她大幅度弹跳了。

  轮奸了女老师一整天,对少年们来说也很疲惫,赵明歪躺在沙发睡着了。
  王刚也觉得死鱼样不动的女老师趣味乏乏,说:「那大家休息,明天继续,一定要干死她!」

  少年们挥舞着拳头恶狠狠说:「对,一定要干死她!」

  然后分散到隔壁卧室或者就地沙发上一躺睡着了,歌厅里只剩下女老师奄奄一息的喘气声和少年们心满意足的鼾声。

  美女犬立即上来解下吊在半空缓慢旋转的女老师,将口吐白沫的她铐到机械手臂上,又送进玻璃展览室内清洗。

  第二针强心剂注入,洗干净的女体又被机械手臂送出来。

  「救救我,救救我……」又被挖掘出更深层次生命活力的女老师几乎是燃烧着生命在呼救,她希望同为女人的美女犬能同情自己。

  但是美女犬仿佛没听见女老师的呼救,她将女老师细致地绑好,手臂缚在背后,大腿与小腿交叠束缚成极痛苦的四马攒蹄,再用钩索吊起。

  悬在半空的女老师好像被临时保存的食物,绝望地呜咽着,美女犬熟练地往她嘴里塞了口球,阻止她大声呻吟。

  然后开始为她灌肠,灌到小腹微微隆起,美女犬拿出一条带着肛门塞与电动阳具的贞操带给她穿上,顺便打开电动阳具的开关,强劲的嗡嗡声极细微地从女老师美妙肉体内部传来。

  这下,肛门塞就不是女老师爆发能突破的了,她只能一直忍受腹部的鼓胀与绞痛。

  最后,美女犬拿来一个定时电击器,鳄鱼夹分别钳住女老师的乳头和阴蒂,每十五分钟,电击器会释放一次中等电流,每一小时会释放一次强电流,让疲惫不堪的女老师无法入眠。

  一天下来女老师唯一的食物是深入到喉咙底的肉棒喷射出的精液,剧烈地轮奸与凌虐,令她身心具疲,而她没有脱水死亡的原因是灌肠,人体最擅长吸收水分的是大肠与直肠,那些令女老师痛苦不堪的灌肠液反而维持着她的生命。
  即使如此,少年们都睡着了,这个美丽的肉玩具也不能停止被折磨,她的美肉必须不间断地被折磨直到死亡。

  做完这一切,美女犬爬出包厢,轻轻关上厚重门,只留下吊在桌子上空不断挣扎扭动的女老师和呼呼大睡的少年们。

  ……

  其实在昏暗的包厢里不知道时间,少年们凌虐女老师其实将近20个小时,也就是到第二天凌晨才睡觉。

  舒服地一觉睡到下午,最早起来的是赵明。

  他躺在沙发上,蒙胧中听到好像有水滴落的声音,还有淫糜的香味。

  等到睁开眼睛,他看见吊在半空中挣扎着缓慢旋转的女老师,淫水源源不断从颤动的贞操带皮革后面流出,滴到桌面上,弄得整个桌面都湿了,还淌到地板上把地毯打湿出一圈深颜色。

  赵明感觉下体又硬了起来。

  接着一个个少年人都醒过来,感觉从未睡得如此畅快,真是精力充沛。
  然后看到吊在半空中的女老师,还有一手拿着女老师高跟鞋,一边亲吻女老师玉足的赵明。

  赵明是个性格懦弱的男生,他也很倾慕美丽的徐老师,可是说是仰慕了,徐老师上课时穿着高跟鞋从他身边走过,听到那踏地的清脆声音,他的心都会一阵阵奇妙地酥麻。

  王刚笑着问:「很喜欢老师的脚,恩?」

  赵明赶紧低下头,回答声:「是。」

  王刚大笑:「那老师的脚就归你了!我昨天晚上想好了,其实骑不上马不是老师没力气,她以前可是游泳队选手,怎么会没力气呢?」

  赵明欣喜若狂。

  宋大庆则问道:「那是什么原因?」

  陈文插嘴:「平衡?」

  王刚笑道:「没错,就是平衡,你看看,老师腿这么长,手怎么也没腿长吧?
  又细,所以没法当马来骑,那些电影里都是把女人当成马来拉车的,真骑肯定也是摔下来!「

  李建接口:「所以了……」

  王刚说:「所以把老师的小腿和前臂锯掉,看大腿和胳膊会不会平衡?」
  少年们都愣住了——锯掉老师的手脚?会不会太血腥了?

  王刚突然笑起来,说:「昨天老师痉挛的时候,大家是不是很爽?我们一边锯,一边操她,肯定比昨天更爽!」

  陈文也狰狞地笑:「是啊,还有什么疼痛比切断手足更能令肌肉紧张?电击都比不上!」

  电击都比不上——少年们都有点蠢动了。

  赵明突然说:「都说了,老师已经是我们的玩具,玩死了也无所谓的!锯吧!」
  少年们突然都疯狂地热情起来,七手八脚将惊恐万分的女老师放到淫水横流的桌面上,美女犬捆得很结实,女老师又经过一夜折磨,根本恢复不了气力,只能任学生们随意摆布。

  「叮咚」,包厢门又开了,美女犬进来问了早安,然后从小吧台后面取出各种手术工具。

  「有锯子吗?最好是电锯!」王刚红着眼睛问。

  美女犬笑道:「其实一下子切断会造成动脉大失血,玩具很快就死了,还是用手术刀慢慢切入,再用止血钳夹住大血管,这样既可以截断玩具四肢,又可以保持玩具的活力。」

  陈文惊喜问道:「你有办法让我们边操老师边给她做手术?」

  美女犬点点头说:「贱狗是黑暗大虫公司培养的高级犬种,可以活片女体,如果主人们喜欢,贱狗还可以一边手术一边片下她的肉来供主人们食用。」
  赵明有点犹豫:「这个活片……真可以吃的吗?」

  美女犬笑道:「还有比鲜活美丽的女人更可口美味的食物吗?」

  不止是鲜活美丽的女人,还是大家心目中性幻想的对象,亲手触摸到的肌肤比想像中还有弹性,带着宜人的芬芳,如果是这样美丽的肉体,一定是可口美味的!

  王刚又突然笑起来:「很好,就这么办!解开老师的绳子,重新绑成四肢张开的姿势!」

  在解开绳子的时候,女老师挣扎了几下,但是她是如此的软弱无力,根本挪动不了分毫,她绝望地被学生们分开大腿,几乎开到180度,然后用绳子拉扯着绑到两边墙上的挂钩。

  整个人被绑成「工」字形,美女犬已经取出手术刀蹲在桌边。

  贞操带和口塞被同时取下来,从凌晨憋到下午的肠液随着一声长长解脱的叹息喷射出来,为刺激肠壁而特意添加的芳香精混合着女体肠内原本的腥气,变成淫糜的香味,充斥着整个包厢。

  少年人们哈哈大笑,王刚将身一挺,肉棒又刺入女老师的淫穴,在里面滋溜滑动着。

  女老师的淫穴被电动阳具扩张了不少,但是,等下她会迎来人生中最紧的时刻。

  宋大庆与其他四个少年剪刀石头布,赢得体会女老师菊门的机会。

  当宋大庆的肉棒塞进女老师菊门的时候,从腹部解脱中回味过来的女老师终于意识到要发生什么,她虚弱地喊:「救命,救命啊,求求你们,不要这样……
  王刚,你昨天不是说……当马骑就放了我吗?「

  王刚似笑非笑地回答:「老师,我说的当然算数,但是我没说你这匹马要不要截掉哪些累赘的部分啊,今天您也看到了,赵明可喜欢您的嫩脚呢,我们赵明会把您美丽的脚丫子保存起来,作为艺术品永远珍藏呢!」

  赵明在旁边莫名兴奋地说:「对,还要一只穿着高跟鞋,一只不穿!」
  少年们哈哈大笑,女老师感觉到眩晕与绝望。

  随着王刚提枪上马,美女犬神乎其技的解剖也开始,女老师感觉到腿弯一抹冰凉,然后是刺痛。

  心理恐惧远比切割肉体的疼痛来得厉害,她几乎是用尽生命地在惨叫,然而白嫩的大腿弯处,弹力十足的肌肤被割开,逐渐翻出里面鲜嫩的肌腱、血管以及粉红色的骨骼。

  关节处没什么肉,美女犬将皮肤切成长条的片,用棉花抹去血渍恢复雪白的颜色,递给少年们说:「请主人品尝美肉口香糖!」

  几位围观的少年赶紧接过来迫不及待地塞进口中,这可是美女徐老师最引以为傲的白嫩肌肤啊!咀嚼在口中带着丝丝腥味,但更多的是女人香甜的肉味,弹性十足,真的像口香糖。

  与此同时,插着女老师下体的王刚和宋大庆鬼叫鬼叫地直呼爽。

  被活剖的巨大疼痛弥漫了女老师全身,每一寸肌肉都因为疼痛在紧缩、在痉挛,王刚觉得自己的肉棒好像塞进强韧又柔软的充气肉球当中,仿佛眼前根本不是女人,而是活生生的性爱专用机器,女人垂死挣扎爆发出的力量真可与机器动力媲美!但是女人肉体天然有弹力的感觉又怎是机器可以比拟的?

  当这种力量用来令男人爽快,真是绝无仅有的美妙感觉。

  插女老师菊门的宋大庆经受不起如此强悍的威力,迅速败下阵来,第二顺位的李建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,硬塞了两次,坚挺的肉棒居然插不进女老师紧缩的红肿的菊门,第三次才猛插进去。

  李建瞬间瞪大眼睛,粗着脖子大喊:「好爽啊——」

  旁边少年们激动地跟着喊:「快点,你快点啊!」

  美女犬专心致志地下着刀,左右分离了女老师的大腿与小腿,消毒、止血,然后将伤口用金属薄膜封闭起来,截断的小腿递给赵明,赵明刚开始有点怕,但是抚摸着亲吻着女老师美丽精致的玉足,感觉这件只能存在幻想中的美梦终于成真,自己永远拥有了美丽徐老师的脚丫,他又激动起来。

  他寻找着高跟鞋,为这只雪白的脚丫穿上,再亲吻,再抚摸,沉浸在幸福当中,连到了他的顺位都不知道。

  女老师在惨叫中咬破了舌头,美女犬迅速给她塞了口球,接着切断她的胳膊。
  根本没流多少血,女老师的手脚就被截断拿了下来,伤口包裹了金属薄膜,女老师在满足了六位学生后虚脱了,真正变成肉块的美女老师被送上机械臂,拖到玻璃展览室内清洗。

  这次连打了两针强心剂。

  女老师恢复意识被推出来的时候,她看到自己的学生正在品尝自己的手臂。
  美女犬将白皙柔美的手臂片成一片片极薄的肉片,几乎入口即化,分给刚刚兴奋完的少年们。

  少年们咀嚼着美肉口香糖、品尝着鲜活肉片,兴高采烈地评论刚才的精彩,从昨天早上开始,没一个人体会到如此极致的快感。

  美肉女老师被机械臂放到桌上,无需捆绑,没手没脚的女老师好像圆滚滚的肉块,根本没法逃。

  「现在,老师,我们履行昨天的诺言吧,您让我们每个人骑两圈,再腰振十次,您就自由了。」王刚随意揉捏着女老师因为疼痛而颤抖的雪白大乳球。
  「老师伤口还包扎着,四肢着地应该很疼吧?」赵明把一对美足抱在怀中,担心地提问。

  宋大庆哈哈大笑:「疼才好,最好是钻心地疼,这样我们一边骑一边操,不是更爽?」

  女老师潸然泪下,「自由」——对失去手脚的自己来说有何意义?

  少年们看了笑得更开心,大家七手八脚将美肉女老师翻过身,放到地毯上。
  四肢的伤口一接触到地面就钻入骨髓的疼痛,女老师惨叫着想趴到地上。
  但是王刚骑在她背上扯起她头发,拍着她肥美的屁股大声说:「啊?老师,难道您就不想出去?您觉得没手没脚很丢脸吗?还是我拜托这里的人将您收留下来,变成专门供人玩耍的美肉玩具如何?」

  「哈哈,我看徐老师现在唯一的用处就是供人淫乐了!」李建跟着大笑。
  女老师颤抖着,钻心的疼痛让冷汗直冒,覆盖雪白肉体的表面形成美丽的光泽:不行,如果在这里呆下去的话……

  她呜咽着颤抖着惨叫着一步一步往前走,血水从金属薄膜渗出来了一些,染红了地毯。

  王刚像骑士一样骑在她背上靠近屁股的地方,挥舞着手喊:「驾——驾——」
  美女犬好像示范爬行似的摇晃又大又圆的屁股爬在前面,女老师眼睛盯着她的屁股,用力咬着塞口球,一步……再一步……一步……再一步……

  两圈骑完,中途女老师昏死三次,都被陈文用电击器电醒。

  轮到剪刀石头布赢的赵明骑了。

  宋大庆提议:「赵明你骑,我跟在后面插老师的屁眼,怎样?」

  赵明点点头说可以,少年们一阵耸动,都夸宋大庆精明,等下也要这样玩。
  只剩下胳膊与大腿的美肉女老师艰难地前行,赵明拿她被截下的脚丫摩擦着她的脸,宋大庆半跪在后面,女老师前进一步他也跟进一步,肉棒一直塞在女老师菊门里。

  一路宋大庆都是高呼:「爽啊,哇,这个超紧,比刚才还紧!」

  王刚忍不住过去拽开宋大庆,也插了插试试,果然非常之爽。

  接着几个人骑,大家轮流插女老师的淫穴和菊门,不知道到第几圈,女老师忽然又软到地上。

  这次不像刚才的屡次昏厥,她美丽的脑袋摇晃着,剩下的四肢残段不住颤抖甩动,胸部剧烈起伏,腰肢哆嗦着颤动着,嘴里发出「荷——荷——」的声音。
  美女犬赶紧过来说:「玩具不行了,需要立即注射强心剂。」

  正插着女老师淫穴的王刚大怒:「搞什么?我们正在兴头上呢!死就死了!」
  他把女老师从地上拉起来,抱在身上,感觉这块美肉垂死的悸动,肉棒处更有强大的吸力,仿佛要将肉棒整个吸向肉体深处。

  「啊,好爽啊,太爽啦!」王刚大呼小叫。

  宋大庆抢过来,要将肉棒插入女老师的菊门,来感受这生命消逝瞬间的最大快感,没想到无论如何肉棒也塞不进去。

  王刚紧紧抱着女老师,肉棒紧到连抽插也没办法,最极致的快感之后,肉棒那里的压力忽然一松,怀里女老师紧张的身体跟着瘫倒、极柔软地后仰,头发垂到地面,阴部依然接着王刚的肉棒。

  泪痕满面的脸蛋尽是凄美的表情,美丽的大眼睛睁得极大,充满对生的最后追求与将死的不甘,看起来楚楚动人。

  「死了啊,老师死了。」赵明有点怕,爱不释手的美脚掉落在地上,美女犬赶紧爬过来拾起这对美脚。

  依然插着美肉女老师的王刚意犹未尽,他挺着肉棒又抽插了几下才拿出来。
  「死了,玩死了。」王刚说着,松开手,任怀中不动的美肉女老师落到地上,反正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。

  「老师被玩到死了啊。」少年人们后退一步,还有点紧张地盯着地上女老师。
  「哈,这么简单就弄死了。」陈文伸去脚踢了踢女老师雪白的躯体,肉体依然柔软,没了反应后一动不动好像百依百顺。

  她保持着被强奸的姿势,两条剩下的圆润大腿张得极开,淫穴处还有水在流出来。

  李建的下身又勃起,他咽了咽口水,不甘心地说:「刚才都让王刚爽了,我还没爽够!」几个少年人胆子大起来,也跟着附和。

  于是,少年人开始死亡的轮奸,美肉女老师变成真正意义上的玩具,只是一件任男人摆弄的美丽死体,身上所有的洞穴都被翻开,被随意地抽插。

  肉体还被摆布成不同的姿势,折叠或者弯曲,被用力地拍打,反正再无妨害,女老师已经不会疼痛也不会疲劳,只是一件软绵绵的玩具。

  直到雪白柔美的尸体开始变得冰冷与僵硬。

  少年人们开始打呵欠,对地上静静躺着、满身精液的美丽尸体不再感到兴趣。
  「这尸体怎么办?」王刚询问美女犬。

  美女犬拿着一个黑色垃圾袋,反问:「请问主人们怎么处理报废的肉玩具?
  如果希望将其烹饪成美味,贱狗将亲自主厨,或者交由黑暗大虫公司进行全权处理?「

  仰面躺在地上的美肉女老师全身都是精液、淫液,想必大家灌进她里面的不比外面少,从活玩到死,从里到外,她完全浸泡在男人的精液当中。

  王刚看了,皱了皱眉头说:「扔掉算了。」

  美女犬立即下拜:「是,主人!」然后她从身后拿出一个精美的礼盒,递给赵明说:「贱狗为主人开设了公司内部的私人储藏柜,那双美脚就以特殊方法存储在柜中,礼盒内有储藏柜钥匙,希望主人有兴致来赏玩!」

  赵明犹豫着:「可是……我想带回家……」

  王刚粗鲁地打断他:「你找死啊?抱两只女人脚回家?」

  赵明点点头说:「是……」俯下身看见美肉女老师的尸体一对美目依然睁着,就顺手拂过怜惜地帮她闭上,美女犬已经拿黑色垃圾袋在准备装袋了,不由得对着赵明笑了笑。

  少年人们找到自己的衣服,心满意足地走出包厢,商量着——下次一定再来!
              ——全文完——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