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新世纪的决斗(游戏王与性斗的结合)】(10)【作者:hyzero】
【新世纪的决斗(游戏王与性斗的结合)】(10)【作者:hyzero】
字数:16027
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C去找艾米莉帮忙(将要给这个事件来个总结了,~( ̄▽ ̄~)~可能是我写过最长的一篇)

  「果然还是去找艾米莉吧,她对自己家里肯定很熟悉。」

  羽转过身,朝着艾米莉的房间走去。

  「咚咚咚」「艾米莉~」

  「……」「我直接进去了哦」

  「……」「吱嘎」羽将门打开,屋内空无一人。

  「诶?人去哪了?」

  羽走进房间,观察屋内的布置。

  寒光从开着的窗户中射下,在地板上留下一个大的的圆盘,精致的洋娃娃摆放在床头柜上。

  「嗯?这娃娃?」

  羽将娃娃拿起,一张照片掉落下来。

  羽将其拾起,照片上是幸福的一家人。

  「嘿嘿,艾米莉小时候挺可爱的呀。」

  照片中,一位衣着华丽的男性抱着的,是年幼的艾米莉,开朗活泼的样子惹人怜爱,但奇怪的是,照片上他的脸那一块缺失了,一旁站着一位穿围裙的少妇,她正为家人烹饪菜肴。

  「呜……」一看到那妇人,羽就心猿意马起来,:艾米莉以后也会变成那样色色的女人吗?小弟弟顶起了裤裆,羽走进房间内部的卫生间,打算解决性欲时,头上的一张纸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  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写着:爸爸妈妈都是骗子「!」什么意思?那些字不光歪扭,而且每一字在收笔时都重重地划了一下,似乎带着强烈的怨念。

  「呼~~」

  阴凉的风刮进来,羽的性欲瞬间消散。

  「……还是算了吧」

  羽走出房间,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,不知怎么的,越是靠近自己的房间,心中就越是不安,再加上之前看到的纸条,羽在房间门口停了下来。

  「进去吗?……」

  他的预感告诉他门后有危险,伸出的手在空中停滞。

  「还是先去别的地方逛逛吧……」

  「吱嘎~」

  羽转身就要离去,可身后的门却打开了。

  「呀!~」

  受到惊吓的羽立刻转过身,并向后跳跃,门缓缓地打开,穿着黑色晚礼裙的少女从中走出。

  「!艾米莉啊,你吓死我了!」

  「这样啊,真是对不起呢~我以为你会进来的嘛」少女歪着头温和地微笑,「你……不是艾米莉吧」

  「嗯哼~你觉得呢?」

  周遭的一切被黑暗所笼罩,两人脚底出现巨大的魔法阵。

  「决斗吧!输了的话就放弃一切!」

  「你,到底是谁?」

  「死人是没有必要知道的……」

  「!」输了就会死吗,羽颤抖起来。

  「呵呵呵……你害怕了吗?到底是小孩子,不过我是不会同情你的……」
  「谁怕了!我才不会输!」

  羽摇了摇头,待恐惧减弱,将便携式决斗盘取出,迎接这场决定生死的决斗。
  邪魅的声音响起:「你先吧,给死人一个特权~」

  「可恶!不要太得意了!」

  羽恼火地将卡片塞入决斗盘,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他的卡片上被绑上了锁链一样的东西!「!怎么会?」

  「额哈哈哈哈!~」

  对方突然爆发出淫邪的笑声,「这房子早就被动了手脚,你的卡片已经被封印了,你从踏入这里的那一刻开始,就已经是个死人了!」

  「什么!」羽的双脚不自主地往后退,畏惧感从胸口往四周蔓延。

  「不要抵抗了,你的命运就是如此,不要试图反抗命运!」

  「可恶!」羽愤怒地一拳砸在地上,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。

  卡片分解为无数粒子,之后又聚集在一起,变成了带有自然气息的绿色卡片。
  「这是?」

  羽抚摸着新的卡片,安详的感受通过指尖传至全身。

  「你?你这怪物!我一定要除掉你!」

  对方像是见到恶魔一般,惶恐出现在她脸上。

  「羽啊……使用我们的力量吧」柔和的声音传出,将惊恐抚平。

  「那就拜托你们了」羽将新的卡片放入决斗盘,为这场决斗拉开序幕。
  「这些是?……」

  羽看着手上的卡片,(1)叶绿素A星级2属性?攻守0效果:这张卡被破坏时,
决斗者并不会受到伤害,但对方攻击这张卡时,可由决斗者本身承受攻击。
  (2)叶绿素B星级2属性?攻守0效果同上(3)光之护封剑虽然这些卡片给自己一种安心的感觉,但凭借这种战士真的能赢吗?不!一定要相信他们,而且自己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。

  「我里侧表示召唤一位战士,(对方无法看见覆盖的是什么战士,且为守备形式)发动魔法卡—光之护封剑,三回合内对方无法攻击。」

  无数光剑插在对方场上,将场地划分开来,「结束。」

  手卡1盖卡0战士1倒计时1

  「呵,就算获得了新的力量又如何,我一定会击溃你。」

  「召唤鹰身女郎1」人形鸟身的女妖在上空盘旋,她有着一头赤红的长发,纤细的手臂上附着暗粉色的羽翼,衣着裸露,上身仅有两条细线从脖颈发出,遮住乳头,延伸至被紫色丝袜包裹的大腿上,羽饰附在臀部,足和手被锋利的鸟爪代替。属性风星级4攻击力1300守备力1400「结束」手卡3盖卡0战士1
  羽:「里侧表示召唤一名战士,覆盖一张卡,结束。」

  手卡1战士2盖卡1倒计时2

  「哼,只会躲躲藏藏,用不了多久,我就会击败你。」

  她的本音与沙哑的另一个声音混在一起,如蜂鸣一般嘈杂。

  「召唤鹰身女王」女妖扇动着洁白的羽翼降落,垂至胸口的斜刘海把她的左半边脸遮住,浅绿色长发被蓝色发圈捆住,往下分散开来。

  高挑纤细的身体被奇特的蓝色连体丝袜包裹,上身仅有两条细线从丰胸的中部穿过,而后向两边分叉,聚集于背部又往下分支,大面积的雪肌暴露在外。
  坚定的目光从露出的半边脸投射出来。

  属性风星级4攻击力1900守备力1200「发动鹰身女王的效果,舍弃一张手卡,
(略作改动)将——鹰身女妖的狩猎场加入手卡。

  再发动永续魔法卡——鹰身女妖的狩猎场——当鹰身女郎或鹰身女郎三姐妹特殊召唤时,破坏场上一张魔法或陷阱卡,结束。」

  战士2手卡2盖卡0

  「这是……」羽看见这次抽的卡时真的按耐不住了,叶黄素属性?星级2攻守0效果同上,光之护封剑这个回合就会结束,下个对方回合就会被攻击,难道真的要自己去替这些攻防0的战士承受伤害?自己还有很多想做的事,真的要赌在它们身上吗?「里侧表示召唤一名战士,回合结束……」

  手卡1盖卡1战士3倒计时3「乒零!」清脆的破碎声传来,光之护封剑碎裂了。

  「呵呵,让我看看你覆盖的战士到底是什么吧!发动魔法卡——卡片反转者,将一张卡送往墓地,改变对方场上所有战士表示形式,我将你的战士全部改为表侧攻击形式。」

  覆盖的卡被打开,但并没有出现战士,而是三个试管,上面贴着叶绿素A叶绿素B叶黄素。

  「……」双方陷入沉默中,魔化艾米莉:「不知道你在玩什么花样,不过你完了,鹰身女郎1攻击叶绿素A」盘旋在空中的女妖俯冲下来,正要一脚踢碎那只试管时,羽阻止了她。

  「发动叶绿素A特殊效果,科学的献身者——当叶绿素A被攻击时,可由决斗者代替其承受伤害!」

  「什么?你要保护这攻守为0的废物?」

  鹰身女郎在即将落下时扇动翅膀,停了下来,并在之后朝着羽冲去。

  羽闭上眼睛,准备承受强大的冲击力,但预想中的冲击并没有到来,反而是一种飘飘然的轻快感受。

  睁开眼,他已经被抱在空中了,「呜~放我下去!我恐高啊~」

  羽掐着鹰身女郎的腰肢,企图逃脱。

  腰间突然受袭,女郎忍不住发出一声酥到骨髓的娇喘,「呀!~真是个坏孩子。」

  但语气随即又严肃起来「你是想让姐姐就这么把你扔下去吗?姐姐可不喜欢不听话的孩子……」

  「唔!」羽惊讶地捂住嘴,不再反抗。

  鹰身女郎用手爪抱住羽,脚爪灵活地拉开羽裤子的拉链,之后像是鹰抓捕猎物一般牢牢地抓住那只「小蛇」。

  「啊!~你干什么!好痛!」

  用于抓捕猎物的鸟爪并不像女性的足底一样光滑,而是粗糙的,粗糙的触感给羽带来了疼痛感,但这疼痛感也带来刺激,「小蛇」慢慢长大。

  「和姐姐接吻吧」女妖将羽的头推向自己,把细舌伸进少年的口腔内侵犯,那舌头像是活物般灵活地打转,羽无法抵挡,只有被动承受湿滑的舌头攻击。
  同时下体被粗糙的鸟爪不断锁紧,强大的摩擦力把皮磨得通红,但快感也成倍增长。

  「呜呜!~」

  察觉到将要喷射的羽挣扎起来,但对方只要锁一锁鸟爪,就将他的力量完全夺去。

  「不要忍耐了,射给我吧。」

  鸟爪抓住肉棒上下摩擦起来,粗糙的爪和肉棒摩擦发出「唰唰唰」的声音,羽感觉肉棒的皮都快要给磨下来了,咬紧牙关忍耐。

  「嗯呵呵~忍耐是徒劳的,只是增加痛苦罢了,射出来吧。」

  爪又加大摩擦的力道,摩擦的声音也提高了几个分贝。

  「啊啊!~」

  羽再也忍受不住,将要喷射之际,鹰身女郎却停了下来,攻击时间结束,自己成功忍耐了下来。

  「呵呵呵,竟然忍耐了第一位的攻击吗,但是我还有鹰身女王,攻击叶黄素!」
  「切!」好不容易撑下来的羽又要面对第二位女妖的攻击力,到底要不要挡下来?「不管了!我选择承受!」

  白翼的鹰身女王从空中降落,把羽压在地上,一对洁白无瑕的丰乳夹住了肉棒,柔滑又富有弹性的触感像是果冻一样。

  「啊!~」

  只是刚刚放进去,就体会到绝妙的感受,羽忍不住呻吟起来,女王用看孩子一样的慈爱目光注视着羽。

  「呵呵,像你这样的小孩子,我已经玩过999个了,他们都是安详地射在我的胸上。

  现在,你要成为第一千个,感到荣幸吧。」

  「呜~谁要荣幸啊?像你这种妖怪的胸部~啊~」

  胸部像是年糕一样粘在肉棒上,不留一点空隙,还带着温热的体温,似乎其中的肉棒是调味料一样。

  「哼~只知道嘴硬的坏孩子,要惩罚。」

  女王用手把胸部托起,舌头伸进马眼舔弄。

  「啊啊啊!~你休想让我屈服~哦哦~」

  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羽已经到达极限了,小肉棒在双峰间跳动。

  「射出来吧,把你的精液射到妈妈胸上吧~」

  女王把手指伸进后庭,挤压促精穴,舌头卷住龟头摩擦。

  她温柔地看着「孩子」舒适的表情,为「孩子」的快乐感到发自内心的愉悦和满足。

  「呜!~你才不是我妈妈~啊啊啊!!~」

  在鹰身女王温柔的爱抚下,太久没见到母亲的羽真的产生了一种是母亲给自己乳交的错觉,抵抗慢慢减弱,想要顺从眼前的女性的欲望不断赠强。

  「啊啊啊!~不要再夹了!~不行了啊!~」

  羽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把自己的精华全部射给了「母亲」。

  「啊哈~你这孩子,鸡鸡里的尿尿把妈妈弄脏了啦~」

  鹰身女王丝毫不介意溅到头发和脸上的精液,继续扮演着母亲,似乎对眼前的少年很是中意。

  「啊……呼……」羽无力地躺在地上,连续两次遭受攻击耗损了他不少体力。
  敌:「结束,啊哈哈哈~你是无法击败我的,放弃吧,这就是你的命运!」
  手卡2盖卡0战士2

  「才不会……输给你!」

  羽把乏力的身躯拖起,继续着决斗,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艾米莉,他都必须赢。「额!真是一场及时雨啊,守备表示召唤CACO3战士」一个全身被光滑平整的大理石包裹的巨人挡在试管前,星级4属性地攻击力100防御力2200「根据CACO
3战士的效果,只要它在场,敌方无法攻击色素,结束。」

  手卡1盖卡1战士4

  「哼,运气不错,但是在绝对力量面前你的运气不值一提!发动魔法卡——万华镜—华丽的分身」两只衣着相同的鹰身女郎从鹰身女郎1身上分裂出来,组成了三人团队,与1不同的是,2号有着棕色的短发,头发的左半部分一只「小尾巴」弯下来,给人一种精明的感觉。

  3号则有一头蓝色的「扫帚头」,狂气从她独特的造型中散发出来,两人都有着与1号不同的绿色羽翼。

  鹰身女郎三姐妹星级6属性风攻击力1950守备力2100「再发动魔法卡—电子
紧身衣,鹰身女郎三姐妹的攻击力守备力上升500」三姐妹的胸部,腰部和臀部装备上金属铠甲,其中乳头的位置长有长长的尖刺。

  「发动永续魔法卡的效果,由于召唤鹰身女郎三姐妹,破坏对方场上一位战士,我选择破坏叶绿素A。」

  羽:「发动速攻魔法卡——旋风,破坏鹰身女妖的狩猎场。」

  「鹰身女郎三姐妹,攻击CACO3战士」妖娆的三只女妖环绕在巨人身边,由于属性的克制她们的攻击力再上升200合击2650,红发的一号踢打着石头人高举
的手臂,狂躁的3号撞击护住下体的石墙,机灵的2号绕到背后抓挠较脆弱的土墙,「呜!」不一会儿CACO3战士就伤痕累累,大理石上出现无数裂痕。

  「这是最后一击了!」

  三只女妖一齐踢向遍布裂痕的石墙,「砰!」石头全变成了零零散散的碎屑,赤裸裸的阴茎裸露出来。

  1号抱住战士,把肉茎吞入壶中,腔内淫肉夹住肉棒转动,一头红发随腰肢起伏。

  「啊~你这石头人的阴茎好硬啊~」

  二号把一只鸟爪伸进后庭搅动,撕裂般的剧痛让战士失去力量将要倒下,但另一只爪支撑住他的身体,并在其上抓挠,留下道道爪痕。「痛吗?如果不痛我再加大点力道吧,呵呵~」

  三号则以锋利的脚爪踢蹬阴囊,巨大的力道让战士大声哀嚎,「啊啊!!~」
  「啊哈哈哈,你不是很硬吗?让我看看你下面这东西有多硬吧,看招!哈!」
  「咚!」鸟爪再一次狠狠踢在睾丸上,引起更大的哀嚎声。

  「呜呜~又是这种暴力手段,好痛!」

  羽捂住下体呻吟,但看向对手的眼神依旧坚定。「羽……」艾米莉突然出现了异样,一只手搭在额头上,露出痛苦的神色。「艾米莉!坚持住,不要被它控制,我马上就打败它!」

  艾米莉向羽点了点头,但随即黑色的邪气将她覆盖,她又失去了自己的意志。「额哈哈哈哈~就凭你吗?不要让人笑掉大牙了。」

  「我一定会击败你的,夺走人身体的卑劣之徒!」

  「啊啊啊!~」

  战士受不了三方的合力进攻,把精液射进1号女郎的穴中。

  「啊哈~你的精液好多呀~」

  大量精液如流水从红发的女妖穴中流出,沾湿了踢在睾丸上的鸟爪,狂躁的3号恼火地再次踢向睾丸。

  「啊啊!」「呵呵~你不要那么生气嘛,这个人的精液很好喝呢~」

  2号用爪沾了些白浆倒进嘴中,满足地舔了舔舌头。

  「额额!~忍住!」

  羽紧缩下体,精液和他的意志屏障碰撞,肉棒一抖一抖,随时可能射出。
  「呀呀呀!~」

  羽咬着牙把下半身往下压,总算是憋住了精液。

  「呵呵呵~那就再来一次吧,鹰身女王,攻击叶绿素A」

  「诶?又是她!?」

  羽有些畏惧朝着这边冲来的鹰身女王,像做错了事的孩子看见母亲一样。
  「我……承受伤害」洁白的羽翼包裹住两人的身体,「母亲」温柔地抚摸着羽,「呜呜~不要摸啦!你的爪子好糙哦!」

  「你竟然嫌弃妈妈!~坏孩子~」

  一只手爪握住了羽的棒棒,温柔地撸动。

  「哎呀~都说不要用你那粗糙的爪子摸我……啊啊啊!~别,好痛~」
  鸟爪突然紧紧夹住肉棒转动,羽身子软了下去,快要跌倒时被对方抱起,一只香艳的乳头塞进他的口中。

  「呜呜~!」

  羽想移开自己的唇,但头被手爪牢牢固定。

  令人麻醉的香气从女王的乳头上传来,没过多久,羽就陷入无抵抗状态。
  「呼呼~乖孩子~快射吧~」

  「呜呜呜!!~」

  肉棒上的鸟爪迅速地上下撸动,快要高潮的羽拼命踢蹬双腿,用力啃咬着乳头,但对方却像磐石一样一心一意地进行精液的榨取。

  「呜呜呜~~」

  羽最后踢蹬了一下,而后在手爪中喷出精华,无力地瘫在鹰身女王怀中。
  (2)敌:「啊哈哈哈哈~就这样也想击败我吗?你已经完了,结束。」
  手卡1盖卡0战士2

  「额啊……」羽再次站起,疲倦的感觉开始侵袭他的身体,眼中的敌人模糊起来。「我不会输……」温馨的回忆涌入脑海,初次相遇,眼前的少女总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;但接近她后,却能感受到她特有的温情,自己与其度过的每分每秒都富有活力,就算是为了她,也绝对不能输!

  「我的回合,抽卡!」

  羽将疲倦的身体挺起,用尽全力把卡片抽出,无数绿叶飘下,散落在他的四周,而后又快速旋转,形成了绿叶的龙卷!「这是?!」

  「这就是我与同伴的羁绊!召唤胡萝卜素,再发动覆盖的魔法卡——融合!」
  场上四只试管将其中的液体倾倒在装有不明液体的烧杯中,「噼里啪啦!噼里啪啦!」

  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。

  「出来吧!绿叶战士!」

  烧杯中一粒种子以肉眼可见速度生长,长成一个身材娇小的绿肤战士,他的头上长有无数细小叶片,身体被叶甲包裹,屁股上长着一片巨大的绿叶,阳光照射在他头上。

  属性地星级10攻击力???守备力???效果:1这张卡不能被战士特殊效果以外的方式特殊召唤,被召唤时进入光照状态,攻击力无限大守备力0攻击后进入黑暗状态,攻击力0守备力无限大,自动更改为守备形式,并在下回合再次变为光照状态。

  2初次光照状态时,回复自身一体力(高潮次数加1)。

  黑暗状态时可选择下回合仍保持黑暗状态,破坏对方场上所有魔法陷阱卡。
  「发动绿叶战士,破坏对方场上所有战士吧!」

  绿叶战士的绿叶扩大至原来的百倍,他使出一招神龙摆尾,巨大的叶片把女妖们卷在其中,无数小青虫钻进女妖的身体里蠕动。

  「呀~不要咬啊~好难受~」

  鹰身女郎1捂住下身,却因为鸟爪过于锋利不敢抓挠,几只小虫子钻进她的阴道内啃咬,麻痒感从身体内部传来,想抓又抓不到。

  「呜~啊啊啊~好痒哦~啊~好舒服~」

  2号早早地用爪挡住下身,因而没有虫子钻进,但却挡不住在她身体上啃咬的虫子,虫儿们专咬她敏感的腋下、乳头、腰肢,呻吟声不断增大。

  「你们这些小虫子!我吃了你们!」

  三号一口吞下数十只青虫,但更多的虫子爬进她的身体里,因为她剧烈的反抗,几乎有上千只青虫爬上了她的身体,啃咬猎物的敏感点。

  「哦哦~可恶!啊~不行了~」

  3号挣扎几下就瘫软下去。

  「哦~不能就这么屈服~」

  女王看到部下都被虫儿凌辱,作为女王要用领袖气质带领她们走出困境,但她自己也知道大势已去,底气不足。

  「啊啊啊~~!」

  在巨大的叶片中,鹰身女妖们一齐高潮了,绿叶战士头上的阳光消散,并被黑暗笼罩,他缩成一团,转为守备形式。

  「呜……」魔化状态下,艾米莉并没有做出多大反应,只是抖动了几下,阴精从下身流出。(1)黑色邪气的包围破裂,艾米莉的头被解放出来。「羽!」「艾米莉!你放心,我一定会拯救你的。」

  心爱的人正为了自己努力,但她却垂下头,露出一副伤感的神色,「不……就这么让我被吞噬吧,我要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代价!」

  「你在说什么啊?那些先不要管,活下来才最重要啊!」

  「你不会懂的!呜啊啊!~」

  艾米莉哭喊出来,自己的经历他是不会体会到的,自己和他本就不是一类人,他有着温馨的家,而她自己的家却已经不再完整了。曾经优秀的父亲沦为奴隶,温柔的母亲变为荡妇,那么作为他们的女儿,她又是什么呢?

  记忆回溯到她还是个四岁的小女孩时,「艾米莉,今天和我们一起玩吧。」
  一群和她年龄相仿的小孩子邀请她一起嬉戏,但她拒绝了:「不用了,谢谢,我要回家和爸爸玩~」

  她笑着摆了摆手,蹦蹦跳跳地跑回家中,找寻着父亲的踪影。

  「爸爸?」

  这个时候本应该在门口等候她的父亲没有门口迎接她,她以为父亲在和自己玩捉迷藏,兴致勃勃地搜寻起来。

  「小姐?你在找什么?」

  女仆们看到四处晃悠的小姐,便询问她是否需要自己的帮助,但都被她以笑脸回拒了。

  应该是这里,一路摸索,她来到了以前和父亲捉迷藏时他经常躲藏的地点,这个地方十分隐蔽,只有她们一家三口知道的地下室。她回头看了看,没有一位仆人经过,便迅速地打开了通道,走了下去。

  「啊~米娅的袜子味道好重啊~啊~兰英的袜子也是~好棒~」

  「嗯?」

  艾米莉听到了父亲的声音,但是和平时温和的语调又不同,而是一种急促痴狂的语气。

  「爸爸你在玩什么……」

  艾米莉打开门,看见父亲正拿着几只仆人穿的丝袜,握住一根挺起来的肉棍摩擦。

  「!!艾米莉!你来这干么?!」

  父亲急忙站起,迅速穿上裤子,把袜子往后一丢。

  「以后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进来!」

  这是父亲第一次对自己这么凶,她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,抱着头哭喊着跑了出去。

  身后的男人狠狠打了自己一个耳光「对不起……」

  在那之后,艾米莉再也不敢接近父亲,而他像是逃避一样,再也不亲近自己。她还注意到母亲不再像以往一样温和地对待父亲,而是经常打骂他,可他也不反抗,甚至有些小亢奋。尽管如此,至少还能够像正常家庭一样维持,她已经感到满足了,但后来又发生一件事让这一切都改变了。

  在冬季的周日,大部分仆人都去休假了,只有少数仆人在重要的岗位上坚守,偌大的宅院里几乎是空无一人。

  艾米莉独自在其中漫步,突然又听见熟悉的喘息声,这个是?父亲的声音,又在做那种事了吗?她偷偷靠近卫生间,从门缝里看到父亲在做着和之前一样的事。

  「呼!」惊讶的艾米莉向后退了几步,一下踩空跌倒在地。

  「谁?!」

  门被猛地推开,男人愤怒地冲出,看见自己的女儿带着泪跌倒在地上,眼中充满着恐惧和愧疚,仿佛她做错了什么。

  「艾米莉……」「对不起!爸爸,我错了!」

  她抱住头瑟瑟发抖,眼泪不断滴落在地上。

  「不……错的是我」

  「爸爸……」艾米莉感觉到一只大手放在她的头上,那熟悉的触感让她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,扑到父亲怀中嚎啕大哭起来,父亲轻轻拍打她的背部,安抚着她。

  「咚!」皮包重重落在地上,「呀!~?」

  艾米莉的母亲震惊地尖叫,她的丈夫此刻竟然光着下身抱住自己的女儿,而女儿正在哭泣。

  理智为柴,燃烧产生强烈的怒火。

  「啪!」她冲上前给了丈夫一个响亮的耳光,「艾米……不是这样」丈夫急着要辩解,但她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,一脚把丈夫踢倒在地,把穿着靴子的脚狠狠跺在丈夫的淫棍上。

  「哦!~」

  本就在自慰的他被妻子的靴子一踏,肉棒瞬间挺立起来。

  「不是这样?那为什么女儿在哭?你为什么穿成这样!?」

  她像碾害虫一样毫不留情地踩住那只肉虫碾磨,随手抽来一根木棍往丈夫身上抽打。

  「你这贱人!畜牲!连女儿都不放过!该死!」

  「啪!」「啪!」「呜啊啊啊~~」

  被惊到的艾米莉只是坐在地上哭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  「你去死吧!去死啊!」

  「啪啪!」「啪啪啪!」竹棍在丈夫身上留下无数伤痕,靴子狠狠碾压膨胀的肉虫。

  「啊啊!~我真的没有,啊啊!~」

  虽然妻子的殴打给他带来极大的痛处,但不断充血的阴茎让痛苦转化为快感,靴底粗糙的纹路摩擦自己的肉棒,加上之前自慰时已经快要射出,他已经到达极限了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!~~」

  大量精液喷射在妻子的靴子上,还溅到了母女俩的面部。

  「你……」母亲更加愤怒,继续施加刑罚,父亲被抽得晕了过去。

  待他醒来后,她又见识到了父亲和母亲丑陋的一面,甚至还撒谎欺骗自己,但即使是年幼的她也知道,那绝对不是爱的体现……

  「……」艾米莉的脸上满是泪水,哭叫着摇晃头部,自己做了伤害她的事了吗?或许她真的在经历比死更难受的事吧,但是,救她的决定不会改变!「艾米莉!你听着,就算你不想活着,也有其他人希望你活下来!无论是班上的同学老师,还是你的父母长辈,甚至……连作为你对手的我也如此希望!无论你说什么,我都会拯救你!」

  「羽……」艾米莉只是低着头,什么也不说,真的有人会希望自己活下去吗?明明自己一直在指使着同学们,一直在挑羽的毛病,他们为什么希望自己活下去呢?羽:「结束!」手卡0盖卡0战士1

  「嗯呵呵呵呵~真是感人的友谊啊~但是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孩有着怎样的过去吧?只会放空话可不好。」

  艾米莉身上的邪气汇聚成一个人头,讥讽着羽。

  「召唤鹰身通灵师!」

  在夜空中降下的黑翼女妖头戴羽饰,双马尾转了个圈用白毛发圈绑住,形成两个小环,前额被平整的橙发遮住,两束秀发从两边垂至胸口。

  身上穿着与之前女妖相比更为保守的连臀衣,中部开了个菱形小洞,露出白嫩的肌肤,黑色蕾丝内裤从底部露出,细长的腿上包着白丝,脚跟处被黑色羽毛环绕。

  左爪持驯养猛兽的锁链项圈,右爪握着法杖,法杖的前端是一颗连接两只羽翼的黑色宝石。

  属性风星级4攻击力1400守备力1300「发动鹰身通灵师的特殊效果,舍弃一
张名字带有(鹰身)的手卡,将卡组中一只名字带有(鹰身)的战士以守备表示特殊召唤,特殊召唤鹰身竖琴师。」

  优美的竖琴声从空中传下,抱着竖琴的蓝眼女妖戴着黑色发箍,把赤红与金黄混合的及腰长发捆绑,露出平整光滑的额头,尖尖的耳朵上穿着金色耳环。一系抹胸穿过胸部中央,光滑的大腿根从黑丝中暴露出来,脚跟处套着两个金色脚环。她专心致志地弹奏着,仿佛世间就只有眼前这一只竖琴与她。「发动鹰身竖琴师特殊效果,这张卡在场时,将场上一只鹰身女妖和对方场上的一名战士返回决斗者手卡。」

  悠扬的竖琴声响起,鹰身通灵师和绿叶战士化作光粒聚集在决斗者手上,重新变为卡片。「什么?!我的绿叶战士!」

  费尽千辛万苦召唤出来的绿叶战士被返回手卡,又不能进行特殊召唤,这下该如何是好?

  「你已经完了,只会放空话的家伙!啊哈哈哈!~」

  邪气凝聚体疯狂地嘲笑羽,艾米莉也向其投去愧疚的目光。

  「羽……对不起,把你也拖下来,我真是……太差劲了!」

  「不!这是我自己的决定,与他人无关。」

  敌:「是吗?那就承受这次攻击吧,鹰身竖琴师,直接攻击他吧!」

  竖琴师扇动碧绿的羽翼冲向场上空无一物的羽,她将少年压倒在地,用丰满的大腿把阴茎固定在腿之牢狱中,以柔嫩的腿肉挤压肉棒,富有弹性的腿肉像弹簧一般被顶起后又弹回去。

  「啊啊!~我才不会输~」

  「你会输的,在我的音乐和腿中。」

  竖琴师拨起琴弦,奇特的音乐传入羽的耳中,听到乐声的羽躁动起来,似乎身体里藏着一座活火山,随时要喷发。

  而那柔韧的大腿又一直刺激着「火山口」,「岩浆」在内部翻滚着,想要喷发出来,在黑色的「大地」上留下自己的印记。

  「额额!~你一个音乐家怎么可以这么下流!~」

  羽企图通过言语扰乱其攻势,但却不见效果,对方平静地回答道:「性爱也是一门高深莫测的艺术~」

  「啊啊~你这下流的竖琴师,放开我!~哦~」

  软软的腿肉一直摩擦着肉棒,肉棒分泌的粘液和腿上的汗液混合在一起,起到良好的润滑效果。

  「哦哦哦!~停下来!~啊啊!!」

  察觉到对方将要射精,竖琴师的大腿紧紧夹住肉棒,上下剧烈晃动,要将内部的白浆夹出来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!~」

  羽的身体随着女妖的大腿起伏,耳边的催淫乐声让他的意志防线一点点瓦解,最后将白色的「岩浆」射在黑丝腿上,女妖满意地磨了磨大腿,用手爪沾上一点精液品尝,「果然是优质的精液呢~真想带些回去为我提供灵感啊~」

         (3)敌:「结束」手卡1盖卡0战士1

  「啊……」羽缓缓爬起,眼前的事物左右摇晃。怎么回事?我眼花了吗?不,是他自己在摇晃,这样下去一定会输的,必须要有转机,而它就在那未知的卡组里面!羽将颤抖的手伸向决斗盘,取出决定胜负的卡片,翻转过来。

  「呼……」羽闭上眼,长叹一口气,紧张的心已平静下来,在短暂的休息后,斗志昂扬。

  「你……抽到了什么?」

  「没什么,不过是个四星的战士罢了,只不过……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凭他就能打败你!」

  「召唤SIO2战士!发动特殊效果——充分的研磨,当墓地存在四种色素时,以SIO2战士为祭品,特殊召唤绿叶战士!」

  巨大的叶片从地底伸出,绿叶战士又重现战场。

  「攻击鹰身竖琴师吧,绿叶战士!」

  绿叶战士从掌心射出无数藤蔓将飞天的女妖绑住,裆部的铠甲自然开裂,绿色的肉棒像金箍棒一样伸长直接刺进了女妖的阴道!「啊啊!~」

  阴道内被异物插入,女妖跌倒在地上,更多藤蔓缠上来,把她捆成一团,只露出性器供藤蔓玩弄。

  「你这混蛋!这种性爱一点都不艺术!~啊~放开我~哦哦~」

  可以自由伸长变短的阴茎灵活地磨遍了女妖的敏感点,缠在女妖身上的藤蔓还分泌出催情的麻醉剂,女妖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完全脱力,承受着被植物强暴的快感。

  「啊啊~你这卑贱的家伙~竟敢这样猥亵艺术家~真对得起你那毫无美感的造型~啊啊!~不行了!啊啊啊!~」

  她的爱液爆发出来,把绿色的藤蔓染成白色。

  「嗯~呜呜~哦!~」

  艾米莉把头扭过去,尽量不让羽看见自己高潮的脸,爱液打湿了裙子。(2)邪气再次被减弱,整个上半身都得到解脱。「啊啊!~可恶!不过是个小鬼,竟然敢如此嚣张!」

  邪气的声源那传出痛苦的嘶吼,似乎遭到了很大的伤害。羽:「收手吧!放开艾米莉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。」

  「生路?……呵呵呵呵,我早就不是活人了!想让我投降?不可能!」
  「是吗,那就只好消灭你了,结束。」

  手卡0盖卡0战士1

  敌:「覆盖一张卡,召唤鹰身通灵师,回合结束。」

  手卡0战士1盖卡1

  羽:「绿叶战士,攻击鹰身通灵师!」

  敌:「发动覆盖陷阱卡——攻击的无力化,中止对方的攻击阶段。」

  绿叶战士的攻击被无效,变为黑暗状态,蜷缩起来。羽:「结束。」

  手卡1战士1盖卡0

  敌:「发动魔法卡,和平使者,这张卡在场时,双方攻击力1500以上的战士无法攻击,发动者每回合结束时承受一定伤害,选择不承受伤害时这张卡破坏,结束。」

  「呜~」

  艾米莉突然感觉到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掐揉她的纤细腰肢,发出轻微的呻吟声。手卡0战士1盖卡0

  羽:「发动魔法卡——光合作用,绿叶战士在光照状态时,陷阱卡对其无效,在黑暗状态时,魔法卡对其无效,结束。」

  手卡1战士1盖卡0

  敌:「盖上一张卡,回合结束。」

  「呀!~羽不要看!(?(//?д/?/)?)」又一只手掀开裙子在她臀部周围游走,但他人能看见的只是她的小熊内裤而已。手卡0战士1盖卡1

  羽:「不用担心,我马上就解救你。」

  其实他在上次已经看了很久了……

  「结束。」

  手卡2战士1盖卡0

  敌:「发动魔法卡—强欲之壶,抽2张卡,结束」艾米莉:「啊~诶?你在干什么?不要!嗯!~太糟糕了……」

  无形的手把她上半身的衣物扒下,把她像白板一样虽洁白但是平整的胸部露出来,抓住小小的乳头转动。艾米莉情绪正处低谷,这时还将她的丑态暴露给喜欢的人,更加深了她的痛苦,因羞耻变红的脸上涂上了绝望的颜色。手卡2战士1盖卡1

  羽:「停下你那可耻的防守模式吧,发动魔法卡—大风,破坏和平使者。」
  敌:「发动陷阱卡——竭斯底里的舞会—舍弃一张手卡,将墓地中鹰身女郎尽可能召唤。」

  被击败的三只鹰身女郎又出现在场上,她们冲着羽挥舞爪子,似乎在发泄刚刚被玩弄的愤怒。

  「发动魔法卡——红色药剂增加一体力。」

  「绿叶战士,再次攻击鹰身女郎们吧!」

  绿叶战士故技重施,巨大的叶子再次卷向对手,不过这次仅仅将3号卷入其中,其他两只躲了过去,「结束。」

  手卡1战士1盖卡0装备光合作用

  敌:「发动鹰身通灵师的效果,将一张名字带有(鹰身)的卡送进墓地,以守备形式特殊召唤鹰身舞者!」

  轻盈的白翼女妖在空中起舞,前端被发圈绑住的棕黄色的长发在风中飘散开,白嫩的肌肤上只穿着黑色的比基尼和丝袜,脚跟处被洁白的羽毛环绕,她洁白的羽毛飘散在空中。

  星级4属性风攻击力1200守备力1000「发动魔法卡——腾跃之靴给予一名战
士直接攻击敌方的能力,装备在鹰身通灵师身上。

  再发动速攻魔法卡——双重夹击,在己方战士攻击对方决斗者时,随机令另一位战士协助。」

  黑白相互映衬的鹰身通灵师与舞者一同出击,飞越了绿叶战士的藤蔓,来到羽的面前,将他推倒。

  「呀~好可爱的小弟弟~」

  舞者亲热地抱住羽,用软软的胸部磨蹭他的头,「真是的,我们有任务的啦,快点干正事。」

  「诶嘿~不好意思。」

  两人扒下羽的裤子,已经粘满精液的肉棒伸出,发出浓厚的腥臭味。

  「呀!好臭~」

  虽嘴上嫌弃着,但两人都很热心地为它做起清洁工作,一个舔舐棒身,另一个含住龟头吮吸,不一会儿精液就被清理干净。

  「长得这么可爱~下面这根棒棒却很有男人味呢~」

  「还过得去吧,这个精液品质。」

  「你们……不要把别人精液当做食物啊!」

  两只女妖抬起俏脸,莫名其妙地看着羽。

  舞者转过头对通灵师说:「男人的精液不是食物吗?」

  「我觉得是吧,不过现在关键是要让他射出来,动口吧。」

  「嗯」两只小嘴各含住龟头的一半吮吸,舌头打着转转,一人握住一只睾丸轻轻掐揉。

  「嗯~你们这群淫荡的女妖,休想让我屈服!啊啊~」

  舞者:「哼哼~只会嘴硬的小弟弟,嘶溜~」

  通灵师:「男人真是虚伪啊,嘶溜嘶溜~」

  两人的口水涂满了龟头,每次吮吸都会产生淫靡的声响,羽感觉自己的肉棒像是棒棒糖一样被两只女妖舔食,但力量差距下任何挣扎都是徒劳无功。

  「啊啊啊~不要舔了啊~要出来了~」

  通灵师:「嗯?这么快?果然只是小孩子吗~嘶溜~」

  舞者:「很正常嘛~不要灰心哦小弟弟~嘶溜~」

  「你们!啊啊~停下来~」

  知道快要射精的羽用力拍打两只女妖的头部,但却换来更强烈的刺激。
  「你这家伙干什么!」

  通灵师突然恼火起来,一口把整个龟头吸进口中,像是要吞掉它一样把肉棒深深地含在嘴里,头部迅速地上下运动。

  「哎,别把我的抢了啊~」

  舞者有些无奈地把嘴从阴茎顶部移下,把口鼻埋在两个阴囊中间,嗅着浓郁的雄性气息,牙齿轻咬阴囊的皮肤。

  「欧啊啊啊啊!!~」

  「呜!?咕噜咕噜咕噜」鹰身通灵师大口吞咽少年射出的精液,但还是有些许精液从嘴的两边溢出。

  「诶~我也要喝。」

  鹰身舞者把嘴凑上来,舔食从嘴边溢出的精液。

  (4)敌:「哈哈哈哈~看看自己那可笑的模样吧,我是不会败的!」
  手卡2战士4盖卡0

  「呵……真的是如此吗?」

  尽管已经高潮了四次,体力将要耗尽,但羽就是有一种感觉,必须打败眼前的敌人。

  从使用这个特别卡组开始,就一直有零散的记忆片段和情感出现羽的脑中,夫妻间的信任和尊重,父母和孩子间的温情,都化为细小的碎片,一点点把记忆中那张照片的缝隙补上,将那个男人的面部完善。

  「艾米莉的父亲,是这样的人呀。」

  照片上的男人带着柔和的微笑,尽管不够刚毅,但确实是一个温柔的人,把家人放在第一的人。

  但到底哪里出了错?又一段记忆涌入羽的脑海,那是来自遥远的另一个时空中,自己亲眼所见,艾米莉父亲的堕落,为什么会这样?如果真的是她父亲的错,为何艾米莉要如此自责?他看向艾米莉,但对方一直回避着自己的视线。

  「艾米莉!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,你曾经很爱你的父母吧,摆在床头柜上的那张照片正是最好的证明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」

  「不……你知道了也没用的。」

  「并不是这样!不要放弃!」

  「你不要管我了!反正我的父亲就是个受虐狂,变态,母亲也是荡妇!我是差劲的人生的杂种!!呜啊啊啊~」

  艾米莉的眼眶因过度流泪变得红肿,以往的精气神不复存在,她很痛苦,正因如此,一定不能在这里放弃。

  「如果你不告诉我……那就由我来打开你的心吧」

  「呼~~」

  霎时间狂风大作,树叶再次飞舞起来,它们盘旋上升,汇聚在羽的头顶,变成一个巨大的叶球。

  「这就是最后一回合!」

  羽抽出卡的那一刻,狂风骤停,叶球炸裂开来,无数碎叶飘落羽的身体上。
  「发动魔法卡——失败实验的大爆炸!将绿叶战士作为祭品,破坏双方所有卡片,并对双方造成极大伤害,先昏厥的一方为失败者!」

  敌:「什么!?你疯了!」

  绿叶战士身体不断膨胀,肚子像气球一样鼓起来,叶片全部脱落下来,战士的皮肤由绿变黄再变黑。

  「呀啊啊!」战士大吼一声,绿色的光芒覆盖了整个空间,双方都感受着强烈的冲击!敌:「啊啊啊啊啊!!~你这个疯子!~」

  羽:「啊啊啊啊!~绝对不会输给你!~」

  没过多久,羽就开始头晕目眩,过多的高潮把他的体力全抽走了,他的身体一点点倒下去。

  「啊哈哈哈~愚蠢,就这种肉体还想硬碰硬,到地狱后悔去吧!」

  虽然邪气被冲打得散乱开来,但它仍能维持身形。

  「可恶……要结束了吗?」

  羽已经跪在地上,眼睛一点点合上,就这么倒下吗?要让自己说的话成为空头支票吗?自己的理想就这样葬送在卑劣的敌人手中吗?「不行!!~」

  力量再次充满他柔软的身体,他还有很多想做的事,绝对不能在这里倒下!羽动用全身的肌肉,全身心地对抗冲击,「啊啊啊!~」

  竟顶住冲击缓缓站立起来。

  而对方则是完全相反的状况,身形在冲击下被打散。

  「啊啊啊!~你这怪物!~主人一定会将你杀死的!!啊啊啊啊!!~」
  它在发出最后一声吼叫后灰飞烟灭,永远消失了。

  「结束了……」「羽!」精疲力竭的羽倒在地上,艾米莉急切地冲过来,将其抱在怀中,继续着自我责怪:「对不起!又是我!都是因为我所以大家都变得不幸了……」

  「你在说什么啊,我会这样做才不是因为你呢……我这样做,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承诺。」

  「不要总是责备自己,有困难就和同伴们说啊……」

  「还有,你的睡颜其实挺可爱的呢,嘿嘿~」

  说完便沉沉睡去,少年安详地躺在自己怀里,难以想象,竟是这个弱气少年把自己从黑暗中拯救出来。

  艾米莉将手放在羽的额头抚摸,突然发觉,自己的父亲当时也是这样抚摸自己的,这个动作是不带任何责怪的。

  他并不怪罪自己,只是为自己的行为愧疚,不敢再接近自己罢了。

  试着和母亲沟通一下吧,把事实告诉她,不这么做什么都不会改变。

  就算她不认可,至少自己不会再沉浸在无止境的自我悲哀中。

  「呵呵~睡颜可爱的是你呀~」

  艾米莉本想吻他的唇,却在快要触碰到时停了下来,亲在他的额头上。
  「嘴就留到下次吧~」

  「喂~艾米莉~你上次是不是趁我睡着做了什么呀?怎么感觉头上粘粘的」又一次被安排在一起打扫,在回家路上的一个十字路口上,羽提出自己的疑问。「什!你说什么啊!不要想太多了!滚蛋啦你!」

  脸红得像苹果一样的艾米莉把羽推开,朝着左边跑去,「真是奇怪啊这家伙。」
  羽朝着右边走去,两人或许会在某处相遇,但之后又会在某处分离吧……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16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