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杨柳传】(03)【作者:johnyoung】
【杨柳传】(03)【作者:johnyoung】
字数:95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前记:我偏爱兄妹题材以前在版块里写的「孤独恋人」

  有兄妹的题材的求推荐,希望是比较感人,比较写实贴近生活的那种。
                ——

               绫云秋叶

  话说那个秋月本来是想借口交让阿仁这样就放过他,可阿仁将精液如此的射到她脸部的肌肤上,那是连老爷都没做过的事,而且还是如此的羞辱感十足,自己感受到,那精液淡淡的味道和在阿仁体内储存好久的温度。

  自己就是一直在哭,泪腺像止不住的阀门,哗啦啦的掉下来。

  「三姨娘,把衣服脱了吧!」

  阿仁毕竟是青年壮男,这第一波的炮弹输送已经缓过来,自己把剩下的全都卸了个干净。

  「阿仁不行啊,你可没说要……要,」

  「姨娘,你还要我再说么,琪琪的事我绝对能办到,你不从我,那你就出去吧。」阿仁知道三姨娘秋月还在犹豫。

  秋月内心如刀绞,不是滋味,帮自己差辈分的儿子口交,以是冒天下大不违了,如今还要脱光衣服把自己的胴体展现在阿仁的面前,那是万万做不到的。
  阿仁见三姨娘还是不肯做,那就开始帮她,慢慢的隔着居家旗袍装缓缓的摸着她的乳房,这个分量还是蛮可观的嘛,「姨娘你的胸部真舒服啊,」

  秋月内心是抗拒的,但双手却抬不起来反抗,像是挂了千斤坠一般重。
  阿仁为调节气氛,用唇来轻吻她的脸颊,三姨太却把头一撇。

  阿仁转换了攻势,把她推到在床上,从旗袍的侧边开口伸进去抚摸她的大腿,大腿肉感十足,再到小腿,再到双脚,这双美脚真是小巧啊,伸出舌头舔吸她的脚趾,三姨娘觉得痒痛兼并,阿仁吸舔的时候,竟然牙齿磕着自己的脚趾肉,而脚上的丝袜都差点被扯烂了,脚上还带有一点酸臭味,但在阿仁的味觉系统里却很好闻,更加刺激自己的行动加速。

  阿仁再次往大腿内侧走,三姨娘秋月的姿色和保养真的比二姨太李红好太多,肉色丝袜上尽是阿仁遗留的痕迹,「三姨娘,你的皮肤真的保养的好,真的看不出来是生过一个孩子的母亲啊。」

  阿仁马不停蹄地双手抚摸她的内侧,「别,别……求你了,我……」

  阿仁哪里肯停止,旗袍的裙摆被全部褶上去,这个四角亵裤在肉丝的包裹下,显得异样的肿大,阿仁如怪兽般侵袭上去,发现下阴出内裤中心有个明显的凹痕,阿仁用指头轻轻的点缀,然后抬头注意秋月的表情,自己的手也开始行动,一只手掌承倒状,按压在那片阴户上,手指并进,旋转的搓揉,时快时慢。

  秋月那受得了这番外力,蜜穴中分泌了一些汁液,不一会便沾湿了亵裤,时机到了,肉丝被脱下,那沾湿的一处也越发明显。

  「姨娘你其实是想要的吧?」阿仁一边说一边揉肉瓣的速度越发的快,「慢点,别……啊啊啊」

  等秋月在呻吟的时候,手已经伸进了亵裤之中,那阴户的三角丛林,早已湿漉漉了,没想到啊,姨娘的反应很大啊!

  秋月瘫软在大床上,自己也没想到从羞愧,变成了这番淫女娇娃的模样,自己已经无法见人了,现在要是有人冲进来,自己那必定要撞死在门柱上的。
  在阿仁的抚摸下,接下来那是畅通无阻的,这个房间里墙壁上本来悬挂着几件物价,那不是仅仅用来观赏的,有假肉棒,皮鞭,麻绳,束缚带等等。

  那现今就有很多玩法了,没想到父亲尽然是个如此有恶趣味的人,阿仁自己都佩服至极!

  阿仁挑其若干物件,她的亵裤被卸下,取了一只尺寸较大的橡胶肉棒,这橡胶肉棒,龟头的冠状处故意多了几颗肉粒,阿仁看着秋月小穴,那简直美不胜收,和李红的麻花形状的穴相比,这个的小巧玲珑的肉瓣如蝴蝶般展开,里面的蜜穴真实的展现在自己眼前,真是叫人心血澎湃啊!

  阿仁用橡胶肉棒顶端的龟头慢慢去刺激细薄的肉瓣,秋月忍不住拿手去握住阿仁的手,本来之前的一番玩弄,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了,现今自己的蜜穴还要被人这般手法的刺激,那真的是欲仙欲死啊,实在是难以忍受了。

  阿仁没有停下,假肉棒上面的肉粒充分接触小穴的褶皱处,秋月犹如触电般,扭动起了下身。

  「快,来吧,我实在受不了了,」秋月再也忍不住了,本来自己是极度不愿意的,但如今自己的心中最深处的欲望被活活勾起,阿仁见她这番说,边道,「三姨娘,父亲有没有这般戏弄你的小穴啊?」语气显的很戏谑。

  这种粗俗的话,秋月又要如何回答呢?自己脸反而更加泛起一阵桃红,那根假肉棒的龟头也不知何时已经钻入蜜穴中,蜜穴在阿仁的捣鼓下,不断地流出蜜汁来,阿仁兴奋至极,将假肉棒越往里塞去,不顾秋月的反对,不顾她越发嘶哑的叫喊,往里塞入的时候,还抽了她一巴掌,「不要叫!贱种!」本来阿仁还要尊敬叫一声姨娘,现在内心反而没有忌惮,因为这个不单单是可爱妹妹的妈妈,不单单是父亲的胯下母狗,也不是母亲死前都未知的狐狸精么?

  想到这,那还保留什么呢?那根假肉棒极致快速的抽插秋月的小穴,过程中还狠狠给她巴掌,让她安静下来,越是反抗,反而打的越狠,秋月本来只是羞愧,现在满心的恐惧,和畏惧。

  头发本来是齐整的,现在也散乱不堪,一直在那发出呜呜呜的哭声,手挡着脸,那下身就完全暴露在阿仁面前。

  乍眼一看,那根假肉棒在无数次来回抽插后,拔了出来,拨开了大小阴唇,里面除了不断溢出的汁液,还有红润肿胀的肉壁,那里的深处,那唇间上头的连接处,也是被刺激的盛红,阿仁把假阳具丢在一边,并拿来了另一样腿手捆绑的连铐,共一对。

  阿仁把她翻滚过来,两只都弄上,并固定了手脚,现在三姨太秋月就像一个仍人宰割的猪狗一样,手脚使劲动弹也无法挣脱。

  腿手离得极近,脚也被迫弯曲,「这样……好酸啊……好酸啊……阿仁……」这无奈的喊声,并不能改变什么啊。

  阿仁又不知从何时拿来了皮鞭,使劲的抽打她的屁股,皮鞭和肉体的接触,导致秋月屁股像撕裂了一样,顿时疼痛感传到了全身各处,「让你做小三,让你勾引男人,你这个贱女人!」

  这抽打声一次比一次重,秋月疼的哭喊着,最后喉咙都喊的变嘶哑了!
  「别打了,我好痛啊,我好痛啊……我真的好痛啊!」

  这种抽打持续了几分钟,每次都是用尽全力,并在抽打的过程中,道,「想让我停么?」

  「啪啪啪……啪啪啪……啪……啪」抽打声

  「求你了……不要再打了……我的屁股要开……花了」

  「那你叫主人,叫主人我就停止!」

  「主人……主人」这种疼痛怎么可能忍受,秋月自己还是个女的。

  「要喊主人放过我!」阿仁道。

  「好的,主人……放过我吧,求求你了。」

  阿仁心里获得满足,停了下来,自己的肉棒早已硬的不像话了,便道,「现在主人需要泄火,你要怎么做?」阿仁问。

  「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。」本来手脚连铐的姿势就很累,手脚都背举起无法动弹,秋月自己还要被抽打的疼痛不已,自然是不知道如何作答了。

  阿仁气愤的一手掌打在抽打时候的屁股上,臀部本来就红肿有鞭痕,现这一巴掌,简直痛彻心扉,不能用形容词来描述了。(想想都痛- - )

  「主人怎么说的?要叫主人,以后我们独处的时候都要叫主人,听到了没?」
  「是的,主人,我知道了……主人。」

  「主人,……快,快把你的肉棒插进来」秋月已经痛的有些胡言乱语了。
  「好的,你尽然如此,那我就进来了。」

  在插入前,又拿了一根细铁链的项圈,从背后给秋月戴上。

  然后开始从后插入,在之前一番的抽打下,秋月没有了往时的反抗,几乎没有挣扎了,也不敢在挣扎了。

  插入的几乎毫无阻力,阿仁一边抽插一边拉着带链的项圈,秋月唯一能自由的活动的头也被紧紧的往后拉缒,这穴内真的紧,热乎乎的。

  阿仁快速的抽插着,「主人……主人……不……我……我好……痛……主人。」
  「主人,我真的……嗯嗯……嗯额……主人太……太快了,慢一点……主人。」
  「你又敢命令主人,」阿仁有拉了一把项圈铐链。

  「主人我……咳咳,……喘不……过气……了。我……咳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」

  秋月被在后面抽插的阿仁搞的有点窒息,但下身不断冲击的快感也越发的明显,「主人,我……我好爽……我真的……好爽~~~」

  阿仁的肉棒在穴内进出,伴随着抽插的大力撞击丰臀的声音,自己有点把持不住精关了。

  连忙停下,「主人……别停,别停……我还想……还想」

  「姨娘,几刻前你还是害羞的不行。为何能变成这般模样?」

  阿仁解开手脚连铐,从附近的柜子里摸出了之前用过的蜜心膏,蜜心膏名为蜜心,有醉人心脾的药效,父亲当时托人制造,如今又能用派上用场。

  这对双峰上的绝顶处可以涂抹一点,在她蜜穴的已经张开洞口的前沿涂抹一点,最后抹在她的嘴唇上。

  阿仁亲吻了上去,整个人与自己姨娘交融在一起,那与之前的不同,之前一刻出于愤怒的宣泄,现一刻有又对这具肉体的期待和探索。

  这嘴唇湿滑,阿仁却并满足舔吸嘴唇,自己的舌头正在努力挤进牙门,手助于辅助,抚摸那乳房的浑圆,慢慢的牙门打开,那蜜心膏涂抹在嘴唇,瞬间就融化与两人接吻的口水中,从被动到主动,秋月受了爱抚,自己也伸出舌头回应。
  两人都在努力吸食彼此口中的液体,秋月自己用双手搭住了阿仁的臂膀,而下身本来在之前的抽插下就很痒很酸麻,如今在这药物的助推下,感觉整个人的纯阴之力都汇聚于下体,如果在来次阳力迸发,那自己将会彻底冲上云霄。
  阿仁再也忍不住了,自己将肉棒再次慢慢地磨入洞中,这次是极其温柔的抽插,因为这个女人既是新的奴隶,也是自己想要永远霸占的肉体的对象。

  「姨娘,我的肉棒如何?」

  「主人……主人,求你射进来,把你的精液狠狠地射进我的小穴里!」
  「姨娘,你真是个贱女人啊,给父亲生了一个女儿,还想再给我生一个子或者女儿么?」

  「主人……我愿意,我……以后你就是……琪儿的父亲,好么???啊啊啊啊啊……!」

  这个话不知是不是秋月意识混乱说出来的呢!反正真的刺激到阿仁了,阿仁抽插的速度又得以加快,「姨娘,我要娶你做老婆,我要你给我生孩子,我要琪琪叫我爸爸!」

  看来是最后的冲刺了,阿仁紧紧的压着秋月,秋月死死的抱住那阿仁,腿也开始夹紧了其腰部,「我来了!姨娘,我要射了!」

  阿仁最后用力的撞击,「自己体内的精华毫无保留的射进了三姨娘的穴中,自己终于抵达了终点,这次他气喘吁吁的从自己新养的母狗身上下来,朝天趴在了床上。

  最后的最后,是迷茫的,两个辈分的男和女,因为肉欲的交织,而共享受到以前从来没享受到的快感。

  阿仁脑子迷迷糊糊地好像看到了亲生母亲的面庞,母亲牵着年幼的自己去买雪糕吃,自己叫了一声妈妈,妈妈拉着自己的手,回头一眸,对着自己笑,然后突然就放开了,把自己丢在原地,自己气的喊着「妈妈,妈妈,别走!妈妈!」
  此时阿仁眼角湿润……

  岁月蹉跎,不知喜和忧?

  梦中寻她,两相望,却在千里之外。泪涟不断。

  阿仁醒来的时候,天色渐晚,身上盖着一些被子,脑子有些许疼痛,而身边的三姨娘秋月却已不见,自己的内心是稍许平静了,自己也算是整理好衣物准备回中卫嗣堂。

  回到中卫嗣堂,正堂里俨然坐着一个女子,那人是李菲儿,「菲儿,你在啊。」
  「先生瞧你说的,我不在能去哪儿?!」

  「出去走走啊,这座小城的夜市虽不比上海,但也是比较繁华的。」

  「你在看什么呢?」

  「就是一些报刊,」阿仁撇了一眼,竟然是「新青年」,「这种报刊你竟然也看?」

  「为什么就不能看呢,上面都是关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见解,工人运动的」
  「这个可是共党陈独秀在上海发行的刊物,你又是从何而来?」

  「我……我只是托朋友在上海带过来的,什么朋友?尽然有这种刊物。」
  「先生,现在是私人时间,你能不要干涉我么?」

  「你一个小女子,安心的工作,不要参与这些非法活动,毫无意义!」
  「可你不是也是与地方教育局的人走怎么近?」

  「我……我那是有事相求!」

  「一个党派的,不也是多人的思想的汇聚,各抒己见,最后才能有某党某派的建立。还有人民不能在处于被一直剥削的状态,各地的工人们工资低,却要付出更多的时间来工作,这本来就是各个阶级的矛盾!」

  「我的家族祖先自从前清朝开始发迹,便是当地的富豪财主,我家代代救济穷人,让每个人没有工作的人都能有工作,可是央央华夏,仅仅靠我一家都是不够的,我们要有自知之明!」

  「我知道,西林药厂从一个破烂的旧厂,到现在焕然一新,先生家也做出许多事令人称赞的事。」

  两人激烈的讨论着,后来还是没达成统一的见解,阿仁本来以为菲儿就是图个新鲜,现在却一发不可收拾,这些新鲜东西宣传的先进思想哪一天怕是要惹祸端的。

  自己又何尝不是,自己离家,去了母亲写了推荐信的学校就读,那天学校放了假,庆贺封建时代的结束,女人再也不裹小脚,男人都可以剃掉那辫子。
  阿仁自己却孤独得很,溥仪退位,颁布了昭书,这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?
  现在想想,也是,一个皇帝,孤家寡人,内心和自己那时的心境一样吧?自己的家都没了,一个虚无表面的皇帝帽子,不如摘了罢了。

  这一年如菲儿说的,各地工人运动开始,但是都被军阀残忍镇压,菲儿的内心肯定也寻到某个东西,来用生命去实现吧?不过这是后话了。

  话说约见教育厅的人时间也是将近,过了几天,阿仁这段时间急切要找三姨娘,自己还没有完全把她驯服,到时候自己的安排就全乱了。

  三姨娘住在南楼,南楼这边的结构地理又与其他地不同,南楼外围是自己挖的人工湖,环湖中心便是南楼,只有一条通往湖心的路,那是大理石铺在湖上,下面打好基础,然后一块接着一块,便能按路走到南楼下,南楼是是比西香楼要美的多,站在顶楼,一眼望去,那便能将整个杨府尽收眼底。

  几个南楼的丫环见阿仁来了,都是毕恭毕敬的,三姨娘呢,我有事找她,你们去叫。

  「杨少爷,那个三姨太昨晚回来,腿都站不稳,我们说帮她请个大夫,她去说什么也不肯,您来了去劝劝。」

  杨亚尔进去,见到了在读书的杨琪,杨琪倒是朴素的女子学生装,「妹妹,你娘呢,听说病了?」

  「嗯,是的,亚尔哥哥你来找我娘有什么事么?」

  阿仁本来还是要找秋月说事,但是却装病不见人,只好和杨琪道,「嗯,没啥事,只是说你娘亲病了我来看看罢了。」

  阿仁脸色不悦的走了,回到了中卫嗣堂,最近家族和工作的事宜倒不是很忙,自己也闲来无事,亚尔接到了来自小武的电话,「是阿仁么?」

  「我是?你是哪位?」

  「我是小武啊,前几天还见过面,你忘记了?」

  「没,哪有啊,小武怎么了?」

  「之前答应你的事,我帮你都联系好了,这两天就可以和我厅里的人见个面,不过你答应我的,你愿意么?」

  「愿意啊,见赵絮一面啊。」

  「好的,没事的话就今天吧」

  「好的,我知道了。」

  赵絮小时候是个可爱的小姑娘,现如今恐怕都变的另一副模样,自己又怎么会认识呢?

  约的地方是法比欧教堂附近,这个法比欧教堂在这个城里属于异样的存在,里面有个牧师听说是个老外,自己斥资在这里建了个教堂,只对一些人进行鬼都听不懂的教义的诉说,还有个女修女也不知道是做什么,听说也长得很年轻。
  阿仁在那坐着无聊,只听见背后有个人在那叫着「阿仁哥,是你么?」
  阿仁回头,看到了这个女子,这个女子穿着西洋连衣裙,一头的中长盘发,脚底踩着高高的鞋子,那面容比一般女子显得白皙,清澈明亮的眼瞳,婉约的柳眉,还有细致的睫毛,离得近后,淡淡的体香,那真叫人如痴如醉的五官。
  这赵絮已然是一个大美女了。

  「你是……你是赵絮?」「是的,阿仁哥哥。」

  「你还好么,我们是好久不见了」阿仁不知为何害羞起来。

  「你怎么了,我今天打扮的不漂亮么?」

  「没……没有啊,我觉得挺漂亮。」

  「阿仁哥,我好想你啊,当年你为何要离开。」

  「以前的事都已经发生了,现在也无法改变。」

  「嗯,好吧,我不问了,阿仁哥,其实我有你的照片,」说着从口袋拿出来,这黑白照本来是外地寄给母亲的信件里附存一并给她的。「

  「我妈妈怎么会把照片给你,她说希望有个女孩能好好照顾你啊。」赵絮说这句话的时候笑开了花,吃了蜜似的。

  「小时候,长辈们谈事,你和小武每次到都到院里,要我妈做鸡蛋羹给你吃,你一定要吃甜的,我要吃咸的,可小武永远站队你那一边,妈妈只好做甜的,那个味道现在也不会忘记。」

  「阿姨的事你很难过吧?」

  「哎,难过归难过,但人死毕竟不能复生啊,现在我也是一家之主了,我总不能让家里的女人都……」阿仁欲言又止。

  「你妈妈在你走的时候,我就时不时就去你家吃晚饭陪陪她。有时候到了月底,吃完饭就开始读你寄来的信封,你妈妈笑的真得很开心。」

  「谢谢你,这些年这么关照我妈妈,甚至陪她走过最后的路,我真的……想好好报答你,」顿时泪滴了下来。

  「那你娶我啊~~~」

  「我……我,我不知道……」

  「亚尔,我真的爱你的,从小时候到现在我都没忘过你,我真的无时无刻的思念你,每天想你想到画你的肖像,一张又一张。」

  「你不知道么,小武好像喜欢你,或许他……」

  「他是我们的好伙伴,但我和他根本不可能。」

  「我知道,一时半会你也不会接受我的,但我能等,真的愿意等。」赵絮眼里都是期待。

  「好了,让我考虑下吧,我也刚回来这座城不久,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,再好好聊聊其他的。」

  赵絮当然一百个愿意,手挽着阿仁,就像是恋人一样。

  本来只是单纯的少时玩伴见面,现在却因赵絮的一番动容的话,变得让自己很在意了。

  回到家自己自己在院子里的来回度步,这时奶妈张春华到了,向自己禀报,「阿仁啊,我和你说个事呗。」

  「什么事?阿妈?」「我老家来了个闺女,叫张云,这娃儿命苦,父母都走了,在老家也没人养她,我想把她安置在府中,如何?」

  「阿妈这事你何须问我,相关事宜找杨占叔商量,记得府中人事册提前去告之填写便可。」

  「谢谢阿仁了,我那老家闺女已经到了,我领来给你看看。」

  本来阿仁想拒绝,自己还刚为赵絮的事头疼着呢,现在又来一个女孩,还是自己小时哺育过的奶妈的亲戚。

  那女孩来到自己面前,扎着双马尾,皮肤也不是特干净,穿着普通的衣服,没有什么亮点,但是身材很小巧。

  「阿妈,你打算把她置于谁的府中?」

  「阿仁啊,她已经很可怜了,我不想她受什么委屈,二姨太和三姨太那当真不行,伙食房她也没这个能力,不如……不如就」奶妈欲言又止。

  「嗯,您继续说,有什么想法你可以说出来。」

  「阿仁说出来你别觉得我维护自己家人,只是我不想她在受点苦了。」
  「没事,你说吧。」阿仁细心的听着。

  「不如就去你的中卫嗣堂,给你打打下手吧,你看怎么样?」

  「好……好,阿妈,可以的,这有什么不可以呢?」

  「那真的太谢谢你了。」

  阿仁的中卫堂本有四名丫环,现今把那个张云安排好,自己领着她到中卫堂边的卫院休息。

  「张云啊,你这个名字平淡无奇,以后就叫你云儿吧,」说着喊来其他四个。
  那四个也是百中挑一才能待在这个院,这本来是都是服侍老爷杨泰的,已经在中卫待了十多年的春兰,在这全院中都是老资格的丫环;其次是珠儿;之后是茗儿;最后是秀儿。四人本名记录在册,取其名字,舍去姓儿。

  「你们四个带着她,奶妈家的可怜的亲戚,平时教她礼仪,教她规矩,顺便让她学着化化妆。」

  「小爷,你只管吩咐,这个姑娘过几时便是个千金大小姐咯!」那个春兰道。
  「嗯,春兰你带着她们我放心。」

  说完自己去中卫堂里休息一会儿。

  过了几个时辰,有人来找,是李菲儿,她皱着眉头,一脸的不开心。「怎么了,菲儿?」

  「先生……我……我,」话还没说,就扑在阿仁的怀里,自己也是一脸的疑惑和惊讶。

  「怎么了,可以和我说说么?」

  「本来这件事我不想说,可没办法,他们知道我在这,我从报社辞职就是想永远离开他们。」

  「嗯,什么人?」

  「我的养父母,」

  「你来的时候我好像听你提起过,那时你说自己跑了出来,现今他们找上门了么?」

  「就是我的养母去世,我养父找我回去。」说完把这封信给阿仁看。

  阿仁看了看信,这信就是平时的父亲对自己子女的想念话,也没什么的。
  「这个信似乎没有什么不妥啊?」

  「这信确实没什么,可他回去是让我……是让我回去传宗接代。做那恶心之事。」

  「可父母之命,媒妁之约,确实也该如此啊」

  说着菲儿俱声泪下,「不是的……他们从小领养我……不是可怜我……而是想把我养大……然后在我成年的时候将我……将我强了。」

  「这怎么可能呢?」自己不敢相信。

  「我的养母无法生育,十几岁那天晚上我亲耳听到的,他们收留我就是想让养父在我的肚子留种,好传宗接代。」

  这种禽兽不如的事,阿仁自己不是也干过么?自从接了这个家族的一切,自己上过同父异母的妹妹杨梦,上过两个姨太太,这些都是不能在台面上说的。
  「这种父母简直猪狗不如。」阿仁只能装作气愤,接着又道,「你不敢去,我可以陪你去,」

  「可是……我不敢再回那……简直就是噩梦啊。」

  「你不解决掉,那永远都是噩梦,是你心里挥之不去的劫数啊」

  阿仁想等处理完自己妹妹读书的事便陪她回那个家看看。

  阿仁最近心里苦啊,又要操心药厂的事,又要担心妹妹的事和李菲儿家里的事,还有赵絮的事,内心达到了一个最混乱的时候。

  本来秘书的私事自己是不要多管的,可却一把揽在自己身上。

  隔了一天,中午玉兰园里吃饭,在座的有杨琪杨梦还有李红和秋月,杨琪已然是活蹦乱跳的,那杨梦还是一脸的忧郁,真是个病秧子的身体,似乎一场风就要吹走了她的身体。

  「三姨娘,杨琪的事等会你和我好好谈谈,前日你病了,我还有许多细节没好好说呢。」

  那个三姨娘知道阿仁叫她谈事不为了什么,就是想对她动邪念,却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,自己只好应答,「好……好的。」

  李红看了三姨娘和阿仁的之间诡异的气氛,出来插话,「哎哟,阿仁啊,你怎么老找秋月谈事情啊,她女儿的事你也够费心了的,女的都读这么多书最后还不是要嫁人的么?」话里似乎有吃醋的可能。

  阿仁也是笑道,「二姨娘,杨琪是我的妹妹,我当然也会为此操心,杨梦以后要找个好夫婿,我也会仔仔细细的帮她好好挑选。」

  阿仁突然笑是有原因的,饭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饭桌下却是另一番景象,这个座次也是有奥妙的,阿仁坐在圆桌中心,两边自然是姨娘,再往外那就是两家的小姐。

  左手边的二姨娘桌上笑嘻嘻的和阿仁开玩笑,一边穿着平底的鞋子,用脚尖不断伸过去刺激阿仁的老二,那感觉是真的刺激,阿仁也不闲着,摆开双腿让那李红放纵的按摩刺激自己的隔着衣裤的肉棒,右脚也时不时触碰三姨太秋月的脚,后来得寸进尺,直接把自己的腿架在秋月的脚上,而阿仁膝盖尽然有角度可以碰到秋月的柔软饱满的阴部。

  这场圆桌下的调情那真的是火热得很,饭还是要吃完的,杨琪道,「妈妈我今儿和梦姐姐去家里的商场买点东西,顺便吃吃下午茶可以么?每天枯燥的读书真的是头晕眼花的。」

  秋月自然是不同意,「三姨娘,读书累了就让她们一起去耍一耍,放松下又如何呢?」李红也是在一旁起哄,秋月推脱不过自然是答应。

  那杨琪和杨梦很开心,阿仁说你们准备下我叫司机送你们去古达。

  这两个妹妹走了,阿仁自己便有了机会,让下人收拾碗筷后,坐了一会便放下话来:「你们知道的,老地方见,不来看着办!」

  说完也离去「这话李红和秋月都知道,李红自然是喜悦,自己又可以和阿仁云雨一番,可为什么要在秋月面前说呢?难道秋月她也是?

  而秋月也是这么想的,但比李红稍稍思考了久点,自己女儿的事,是头等事,自己在委屈也是没办法,可为何要在自己不是很喜欢的二姨太面前说呢?也是一头雾水啊。

  离去的阿仁,留下这两个女人面面相觑,大眼瞪小眼。

  「未完待续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